青山之丘 有狐九尾!《少年西游记》全新紫金神兽传记故事抢先看

发稿日期:2018-09-29 06:36:38

在青丘大地,生存着一群九尾灵狐

它们祖辈生生世世被流放于此

用来赎下当年的罪过

 

 

星河静谧,点点微光仿佛砂砾一般,盘旋环绕,璀璨生华,好似遵循着某种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大道,永无休止,生生不息。

 

忽然,沉闷的巨响从天边遥遥传来。

 

三界六道都被这股沛然大力所慑,连这亘古永恒的星河都好似被震得颤了一颤,在短短的刹那之间,停止了转动。如果有人看到的话,不难发现,这些原本闪烁晶莹的星光竟然黯淡了几分。

 

人间。

 

昆仑山巅大雪落如退潮,飒飒洋洋,卷入飚急风中,漫天飞舞,分明正是九月夏末,却好似正是六九寒冬一般,天地为之一白。

 

忽地一股墨色火龙从下而上,直冲云霄!那墨火生得极为奇异,看似温温润润,好似水色一般潺潺流动,可内里温度之高,几近暴烈,只见一瞬间将这天地间的大雪冲破了一个窟窿般,龙首上还端坐着一个红袍少年,此时浑身被赤色火焰包裹,格外显眼。

 

墨色火龙冲至半途,漫天雪花忽然凝如实质,好似被什么力量束缚成了无数条细细密密的绒线,顿时将那火龙紧紧缚住,那白丝晶亮剔透,极为细密,说起来本不起眼,可数量之多,几乎遮天蔽日,如江海曼波,无穷无尽,将那火龙包裹其中。

 

墨龙雪丝正僵持不下间,忽然,大地猛地一震。

 

不远处的天地间,赫然幻化出了一座不知千百丈高的金甲战神,手持一柄巨戟,自上而下,狠狠当头劈落,戟柄粲然金色,锋刃却是透明一般的天蓝,雪丝顿时四散飘舞,避开这一戟锋芒,那墨龙也一扫长尾,偏头躲过,咆哮嘶吼,冲向半空之中。

 

“元始……你这星辰羽衣还能撑得了多久?”墨龙头顶的红衣少年缓缓站起,正是通天教主,只是此刻一身烈火长袍,比起往日的黑服更添几分倨傲狂暴,甚至连双瞳中都隐隐燃烧着不灭火光。

 

“呵,不劳大教主操心,那阴魄魔火虽然炽烈无双,你却须得小心,莫要玩火自焚才好……倒是东皇,山河龙戟还撑得住吗?”天穹之下,白袍少年背负拂尘,脸上虽然多了一道伤痕,却仍然谈笑无忌,清朗洒然。

 

另一侧的半空之中,金甲战神的身形缓缓散开,显出内里的一名长发男子,脚踏三足金乌,倒提一柄金色长戟,那长戟极为奇特,自柄上丝丝盘盘,竟和男子身上的战甲融为一体,好似天然生成一般,只听他冷声道:“人间不灭,山河便在。”

 

“好!”元始天尊朗声大笑,“咱们三人打了这七天七夜,从昆仑山东绝顶的坐忘峰头,打到了这几乎昆仑西境边陲的海外绝域,也没能分出胜负,争出这金蝉的下落,只是再这么打下去,这绵延千里的古峰昆仑怕是要被打碎崩塌了。若是依我之见,咱们不妨暂且收手,坐下来谈谈如何?”

 

“谈谈?”通天教主面上露出讥讽神色,“东皇那厮倒也罢了,这几千年下来,咱俩之间原来还有话可谈,这倒真是破天荒了。”

 

元始不由苦笑一声:“若是再不收手,怕是要让人坐收渔翁之利了。”

 

“渔翁?”东皇太一忽道,“圣道之战这七日来,南天门太上闭关,西灵山佛陀封门,人间夫子缄言绝道,那十殿阎罗甚至吓得闭了阴阳两界的通路,不敢吱声半句,本皇倒是想看看,还有什么人把咱们当做那鹬蚌之争?”

“等闲修士,自然不敢插手咱们这圣道之战,不过如今过了昆仑,已到了海外绝域之中,此间为天地化外,亘古荒绝之地,多有种种怪异凶兽,神力绝伦,偏生懵懂无知,残暴恶煞。咱们这番动静,难免会惹得群兽觊觎……”

 

话音未落,只听通天仰天大笑:“元始,你个老贼真是越活越回去了!三界六道,芸芸众生,本尊何曾怕过谁来,如今你竟然被什么区区凶兽所慑,真真是可笑之至!”

 

不止通天,连东皇太一都微微蹙眉,以三人如今的地位本事,便是什么妖族的大圣古神到了,也不过等闲视之,掀不起什么风浪,至于这海外绝域,他千年来也曾屡有涉足,不过是因为隔绝于人间之外,所以多有上古异种遗留其中,虽然珍奇,但也未必便有多强横,更别说值得元始天尊提防的了。

 

元始莞尔一笑,微微偏头,目光看向左首旁的大地之上。

 

不知道为什么,通天教主忽然微微一震,原本沸如火焚的滔天霸气竟然凝固了一刹。所谓太上忘情,以三人如今的修为,就算天崩地裂,海煮山坍,也未必能让他们眨一眨眼皮,何况是在这等惊心动魄的大战之中,分神一瞬?就这么一刹那的时间,东皇倘若毫无保留地出手一戟,自负必能重创通天,大胜而归。只是他崖岸自高,不屑偷袭,更重要的是,他也忍不住好奇,这海外绝域之中,究竟有什么人物,能值得通天和元始这般注切?

 

顺着二人目光看去,只见一道流光幻紫,从脚下大地上凌空跃起,那流光好似不能飞行,只是辗转挪移,飚行十数丈高,便虚虚一踏,折了个方向,重又冲上空中,速度之快,几如奔雷驰电一般,一眨眼的功夫,竟然便冲到了三人之间那被牢牢封住、阖目盘坐的金蝉子身边,将其一卷,便坠落了下去。

 

这一顿一卷之际,东皇看得分明,那竟是一只通体蓝白,眼眸灿金的九尾妖狐!

 

“好大的胆子!”东皇冷哼一声,他掌管人间生灵千万,这狐妖一族被是上古罪囚,被他打入兽身之中,流放青丘,后辈世世代代,皆是罪孽妖身,万劫不复。其中每经千年,便长一尾,倘使拥有万年修为,便可生出九尾,各成神异,威力无穷,丝毫不虚逊色于任何妖族大圣。

 

眼前这只白狐妖气沸腾,九尾摇曳,想来必是当代的狐族之长了,不知道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,竟然敢在这亘古三尊的面前抢夺金蝉子?

 

东皇掌中长戟一晃,遍身甲胄生光,虚空一戟挥下,幻化作了百丈虚影,眼看就要凭空将那白狐钉死在了地上,不料那白狐在半空之中忽然一蜷身子,眸中生出七色幻彩,竟然瞬间分出七八道流影分身,东皇不曾防备,与它四目相对之下,竟然也吃了个亏,被幻术所媚,分神了短短片刻,就这么一刹间,白狐真身如同电折风转,堪堪躲过了这致命的一戟,轻轻巧巧地落到了地面之上。

 

“罪囚敢尔!”东皇勃然而怒,座下三足金乌仰天长嘶,化作无边幻火。

 

眼看大地震动,百丈金戟裹挟着金乌烈焰,便要当头砸下,忽然两侧齐齐传来声音:

“东皇兄不可!”

“你敢!”

 

星光幻雪,阴魄墨焰,竟然交融无际,合二为一,化作一只神魔巨掌,挡下了东皇这盛怒之下的沛然一击。那大地上的九尾狐叼着金蝉子的肉身,抬头看去,只见天空之上,三尊斗法,星火溅落,荡清昊宇,映入它的眼眸之中,不知为什么,竟然好似隐隐浮现出了一丝眷恋不舍,轻轻仰首呜啼一声,才化作一道飞光,钻入青丘大地的无数洞窟之中。

 

东皇缓缓收起长戟,神色似笑非笑,剑眉却缓缓挑了起来,显然已是震怒不已。

 

元始长叹了一口气,冲他拱了拱手,通天却冷哼一声,别过头去,好似连看都不愿多看一眼似的。

 

“那只妖狐……”东皇缓缓道。

 

元始摇了摇头:“能从咱们三人手中抢走金蝉,也算是一场机缘因果,若依我之见,此战便干脆以此为结,暂且作罢,如何?”

 

通天竟然出奇地没有反对,只是眯起眼睛,看向脚下的这方大地,过了良久,才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

东皇却猛地一振袖:“罪囚之身,胆敢以下犯上,犯下这等滔天大过,岂可放纵?本皇这便下入青丘,不将这罪狐满族诛灭,取回金蝉,誓不干休!”

 

眼看三足金乌猛地振翅,便要冲下,东皇眼前忽地一花,只见通天、元始二人竟然并肩而立,站在了他的面前,长刀锋冷,拂尘飘摇,遥遥指向东皇。

 

“东皇兄……”

元始天尊缓缓开口,长眉低敛,语气看似恳求,实则没有半分退让之意。

 

东皇太一冷冷看着二人,忽道:“大道恒久,岁宇悠长。本尊恬居人皇,周游大荒人间之时,迄今已逾万载,由此算起,比起你们二人,尚早数百年之久。而那妖狐一族的罪臣,正是本尊即位之时,所惩戒的第一批乱臣贼子,这海外绝域,青丘流放的刑罚,也是本尊亲手定下。”

 

“万古人皇,元始修道之时,便有听闻。”

 

“那么……本尊处置犯下罪臣后裔血族,乃是人间内事,你们也要阻拦?”

 

元始略一默然,似乎颇为为难,正措辞间,忽听通天冷冷道:“人间妖族千万,东皇你要处置,自然随便。可唯独这青丘九尾狐,你若要动,便是和我三山五岳碧游门下,生生世世死敌不休。”

 

此话说的极重。这七日来,哪怕三尊拼死争斗,却也不过是神仙打架,无关人间,可通天此时的意思,分明是只要东皇敢动这青丘狐族分毫,他便发动碧游门下再无顾忌,祸乱人间。倘使如此,就算有元始门下的昆仑十二金仙出手相助,恐怕对于人间也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祸事了。

 

更何况,看元始的意思——

 

“还愿人皇看在昆仑面上,高抬贵手。”片刻之后,元始轻轻叹了口气,拱手作揖。

 

东皇的眼角猛地一跳。

 

元始的意思,分明是倘若他一意孤行的话,那昆仑山一脉的古仙人也势必作壁上观,绝不会出手相助人间!

这青丘狐族,何时和这二人扯上了如此的关系!

 

沉默半晌,东皇太一终于还是冷笑一声,拂袖道:“罢了,只要不坏人间,我倒要看看,你们这对师兄弟搞什么名堂。”

 

说罢,掌中长戟缓缓消散,遍身金甲也随之丝丝缕缕,化作无踪。三足金乌猛地振翅,他的肉身化入火羽之中,转头向着天南离去。

 

“师弟。”

元始忽然开口。

 

“谁是你师弟!”通天猛地转头,双目皆赤,须发贲张,恶狠狠地说道,“东皇走了,那是他的事情,咱们俩的千年恩怨,是是非非,可还没算清呢!”

 

“又到阿九的忌日了,咱们……一起去看看吧。”

 

通天不由一怔。

 

“圣道也好,人间也罢,那是碧游宫和昆仑山,你通天教主和我元始的恩怨。可对于阿九来说,她也许唯一希望的,只是两个师兄能一起去再看看她吧。”元始低下了头,夜风吹动白袍衣角,片片星辰洒在他的身上,竟是只影茕茕,说不出的寂寞孤零,“毕竟,这里便是青丘啊……”

 

“……哼。”

通天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 

夜风吹过他的发梢,雪花飘零,落在他轻轻扬起的桀骜脸庞上,冰冷入骨,好似很多很多年前的昆仑山上,那明眸皓齿,一身火红长袍的少女,在大雪中转着圈儿的欢呼,好似从未见过一般的兴奋。

 

你知道吗,我们青丘啊,是从来不下雪的……

只有日复一日的酷暑,黄沙和死亡……

我能来到这儿,吃再多的苦,我也不后悔的……

因为,因为能见到你和大师兄啊……

……

 

月光洒在大地上,青丘大地上的千万石窟中极不起眼的小小一个里,忽然钻出了一只极为美艳的白狐,身后九尾摇曳,瞳中金彩流转,遥遥看着天空,昂起脖子,低低呜咽了两声,可很快这声音就被大地上的罡风吹散,再也听不到了。

扫扫下载游戏
下载游戏二维码

健康游戏忠告 : 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