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新世界观「宿命轮回」

发稿日期:2018-12-07 10:00:26

暗室生烟,氲氲袅袅,小小一方石窟之中,唯有些许月光从洞口斜斜洒落下来,更见清冷逼人。

年轻俊美的和尚睁开双眼,茫然四顾,发觉自己正身处一个山洞之中,壁上青苔滑腻,透骨生寒,他低头看去,之间身上穿着一件灰色布袍,赤足盘坐,脚畔细细簌簌,好似还有鼠蚁在暗处爬动。

他缓缓站起身来,看向不远处的洞口,触目所及,只见疏星朗月,夜风呼啸而过,片片长草低伏。信步走到洞口,依稀可见不远处立着一块石碑,除此之外,触目所及,再无他物。后头看去,竟发觉身后原本的山洞化作点点荧光,消散无踪,他独立于天地之间,不知今夕何夕。

年轻和尚怔忡片刻,走到那墓碑之前,只见碑上坑坑洼洼,不知经过了多少岁月,背上原本刻着有字,此时被草掩没了,已经看不清楚。和尚伸出手,正要轻轻覆上石碑,忽地听到身后一个清亮声音笑道:“和尚好大的胆子,这石头也是能随便碰得的?”

年轻和尚回头看去,只见身后不知何时,竟然站着一个锦镧金袍的僧人,笑意盈盈,神色睥睨,只是身子如虚如幻,好似透明的一般。

不知为何,年轻和尚忽然心头生出一股熟悉亲近之感,双手合十,恭敬道:“敢问圣僧法号?”

“我的法号?你却问得谁来?”那金袍僧人哈哈一笑,眉间隐约生出异彩,正要开口,忽然东边天际隐隐传来滚滚雷鸣,僧人神色一敛,转头看向远方,喃喃道:“好个二圣相争……好大本事,莫非真要把昆仑山踏平,南天门打出个窟窿来不成?”

年轻和尚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道:“是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——他们还在打?那不知是何方高人,竟能从他们手中救了贫僧下来?”

“还能是谁?”金袍僧人摇了摇头,“此处是昆仑以西,海外绝域的青丘山上,除了这里的九尾狐狸,旁人谁有这天大的本事,又有谁有这天大的胆子?”

话音刚落,金袍僧人耳廓一动,忽然一扬手,凭空取出一枚紫金钵盂,将半空一抛,那钵盂顿时迎风便长,须臾间化作数丈大小,将二人罩在其中。

片刻之间,远处遥遥走来两名女子,一个形容憔悴,白衣如雪,面上掩盖不住的忧愁神色,另一个则身材窈窕,面容妖艳,偏生遍身透着森森妖气,令人不寒而栗。二人走近石碑,却好似没看到这偌大的紫金钵盂也似,只听妖艳女子低声劝道:“九小姐,大哥他说了,让你安心回家,勿做他念,以你的道法神通,他日势必天道有成,届时再去找万古人皇,替你的族人求一个解脱。”

白衣女子叹了口气,似乎颇为踟蹰,抬手看向远处天际,目中浓愁如雾。

年轻和尚身在钵盂之中,但佛门有天眼神通,周遭一举一动,俱入眼底,此时不由奇道:“这便怪了,怎么两位女檀越都如此眼熟,好似在哪见过一般?“

金袍僧人盘腿坐在虚空之中,挠了挠头,啧啧笑道:“我说咱们旃檀功德佛,皮囊色相俱是迷人耳目,你莫非看不出这两头大妖的元神本命不成?”

年轻和尚“啊”了一声,忽而狐疑道:“不知圣僧如何得知小僧果位,尚未请教……”

那金袍僧人冷冷看他一眼,年轻和尚顿时吓得一缩脖子,不敢再说,凝神看去,只见那白衣女子本相正是一只蓝白相间的妖狐,九条硕大无比的尾巴回环飘舞;而另一侧的妖艳女子,竟非什么妖物化身,而是本体便为一具太古妖尸,自感通灵,化作尸魔。须知等闲尸首,倘若怨气萦绕,化作尸魔,则肉身坚硬,更逾金铁,而眼前这只妖尸,生前便是上古异兽,极为强横霸道,死后尸首化成此魔,乃是天地戾气所钟,几乎可凭肉身硬抗任何道法邪术,不伤分毫。年轻和尚看了半晌,忽然惊道:“白骨夫人——怎么,怎么会是——”

他分明认出,眼前这只妖魔,正是当年白虎岭上险些将他吞吃了的大妖白骨!

可当年那白骨精虽然厉害,却也胜不过他那大弟子悟空,但眼前这只尸魔本体,妖气之盛,比起那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来,居然毫不逊色,甚至隐隐更胜过了几分。

正惊骇间,忽见远处一抹刀光,呼啸而至。

那尸魔见了刀光,目中生出冰冷寒意,一挥手,竟是毫无惧色,以右臂硬生生地挡住了那道璀璨如流星般的刀光!只见冰光四溅,散如落雪,尸魔臂上连一道小小痕迹都未曾留下,那刀光散漫开来,显出里头一枚小小玉胜。

年轻和尚见了那玉胜,咦了一声,转头看向身侧的金袍僧人,讶道:“这,这莫不是瑶池王母娘娘的天之——”

话音未落,只见远处遥遥走来一名年轻女子,豹尾虎齿,身材颀长,浑身透着近乎野性的爆发力,一扬手,顿时将那玉胜收入掌中。

“西王母?”尸魔挡在那九尾狐妖的身前,冷冷道,“你不好生在你的西昆仑修炼,来这里做什么?”

“不做什么。只是欠了元始道人一份人情,特意来还罢了。”豹尾女子笑了笑,“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,他和通天这一战,就快要划下最后的句号了,两圣相争,势成绝路,若是通天死了,倒也罢了,若是他死了,那这个人情,我却去哪还他?没奈何,只好现在来跑一趟,替他传个话。”

此言一出,那九尾狐妖的脸色顿时煞白一片,下意识地喃喃道:“死……他们两个,他们两个……”

尸魔脸色一变,沉声道:“九小姐,你休听她胡言乱语,大哥他——”

话未说完,只见那九尾妖狐一跺脚,瞬间化作兽身原形,低啸一声,从她身边一跃而出,向着东方昆仑山疾驰而去。尸魔正要阻拦,忽见一道如雪碎玉的刀光扑面而来,她不由大怒:“西王母,你今日偏要与我见个生死不成?”

“不见生死,如何见大道?”豹尾女子眉眼低垂,竟隐隐有了几分道法自然的清净之意,声音飘飘荡荡,“斩却肉身,方证瑶池。尸魔,你还没算到吗,今日一劫,非止是元始通天,更也是你我之劫。”

金袍僧人在钵盂之中,此时不由叹道:“西王母本是上古遗民异种,生于西昆仑中,天生肉体之强横霸道,不逊尸魔。可更难得的是,她竟然敢于舍却肉身,于灵台建瑶池十万金莲子,于旁门重悟大道……从此之后,世间再无昆仑西王母,天界却多出了一个大罗金仙的王母娘娘,元始天尊无心插柳,可这点拨之恩,也算得上是半师之情了。”

年轻和尚睁大了双眼。

他忽然明白了。

他转过头去,天边仍然轰隆隆地作响,似有无数雷鸣电光,交错辉映。

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,正斗到最难分难解的时候。

疾驰而去的九尾妖狐。

妖气远胜白骨时期的大妖尸魔。

豹尾虎牙的西王母。

还有……身边这个古怪之极却又熟悉之极的金袍僧人!

难怪他说,石碑不可轻碰。

那块石碑,分明就是传说中的十殿阎罗轮回台侧才有的天地异宝,三生石。此间更非人间,而是三生石中的独成一方小天地的记忆世界。

所以,他所看到的这一切,根本不是如今的青丘大地,分明是存于某个人的记忆中的,那千年前第一次圣道大战时候的往事!

所以西王母尚未铸成瑶池,仍是古卷里记载的化外遗民,豹尾虎齿的样子;

所以尸魔肉身未毁,并非只剩下了那一具森森白骨;

所以,所以这三生石里看到的僧人,其实也就是……

“阿弥陀佛,旃檀功德佛唐三藏,你终于想起来了。”

金袍僧人微微一笑,站了起来,看着眼前这个很多很多年后,有点像自己,却又那么不像自己的后世转生。

他的身体忽然淡化成了一道喷薄金光,在空中倏尔一卷,冲入年轻和尚的眉心之中。

顿时,无数支离破碎,从未有过的回忆如同水漫雪涌,在年轻和尚的脑海中重叠交错,走马灯般地浮现而出。

太古建木上的甘甜气味;

紫竹林里的温柔倩影;

西天灵山上一起捣乱玩耍的小小孔雀;

巍然屹立不肯退让半分的执拗傲骨;

“何为佛?“

“何为佛法?“

“何为这大千世界,众生芸芸?“

他忽然想起来了。

很多很多年前,他曾经站在灵山大雄宝殿的中央,微微一笑,自削了佛门果位,纵身一跳,跃入人间红尘,杂乱纷纷。

神色倔强睥睨,金袍猎猎鼓舞,一如适才眼前所见的那般豪气威风。

“走吧,咱们该去看看……这千年前被永远尘封的真相了。“

扫扫下载游戏
1

健康游戏忠告 : 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