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金神将传记「瑶池王母」

发稿日期:2018-11-20 04:56:35

“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?”

瑶池之畔,金莲千里,凤冠红袍、雍容华贵的年轻女子站在雕栏玉柱旁,看着池中三千金鲤游弋游走,神色从容。身后两侧各有侍女,捧着玉杯蕉扇,候在一旁。

她的身旁栏杆上,正坐着一个青袍道人,手里捧着些许米粒,正在一下一下地洒在瑶池之中。

自从千年前王母于天界开辟瑶池,种蟠桃园,和南天门、兜率宫、玉皇大殿并称仙界四境以来,这个懒散道人也许是头一个居然敢在这里喂鱼的家伙吧。

可显然他并不太在乎,而出奇的是,王母居然也不太在乎。

“来看看你啊。一转眼千年过去了,都没来问候问候老朋友,本来就是我的不该了。”道人笑着说。

“天尊太客气了,你以守护大道为己任,如今天人两界的平安无事,都是托你大恩,玉帝和我都很承情。”王母也笑了笑,“不过既然天尊玉趾亲临,不妨稍坐片刻,容瑶池设宴款待一二,也算寥尽故人之情。”

道人歪着脑袋,看了王母片刻,忽然道:“你从什么时候开始,会说这种话了的?”

“几百年下来,想不会也难了。”王母淡淡道,“这样不好吗?”

“没什么好和不好——”道人似乎有些意兴阑珊,伸了一个懒腰,手中的米往池子里一洒,顿时溅开片片水花,“只是如今世道上,会这么说话的人太多,所以忽然有点想念以前那个不太会说话的化外之人罢了。”

王母莞尔一笑:“世事无常,白云苍狗,莫说我了,天尊这些年来,不也是变了许多?自从阿九姑娘——”她话到半途,摇了摇头,“罢了,不提这些往事了。本尊如今得悟大道,开辟瑶池,实是当年天尊点拨之恩,所以天尊但有所命,尽管开口便是,西王母绝无不从。”

道人叹了口气:“也没什么事,设宴便不必叨扰了,元始是闲散惯了的性子,吃不惯天界的珍馐玉酿,这便先去了。”

说着,他一挥大袍,不等王母挽留,洒然而去,一转眼,便消失在了天际的尽头。

王母看着他的背影,定定半晌,忽然笑了。

“这惫懒道人,千年平安无事,便去云游三界,也没想过过来看看,如今通天将回了,知道厚着脸皮过来寒暄套交情了……”她喃喃道,脸上的木然庄重一扫而空,浮现出了一丝少女般得意的神色,“活该让你吃瘪一次,也好长长记性……”

身侧的侍女隐约听到半句,不由好奇道:“娘娘,您说什么?”

西王母哼了一声,想起刚刚那道人的难看脸色,不由又笑了一声,道:“去让青鸟准备一下,打开昆仑阁,我要去取一件东西。”

昆仑阁?

众侍女对视一眼,均见对方面上浮现出迷茫神色。那昆仑阁乃是瑶池一大禁地,据说所存放的,乃是昔日西王母羽化登仙之前的随身物什,早已无用,只是作一纪念罢了。这么多年来也只开过一次,取了一枚上古的不死药出来,赐给了人间的大英雄后羿,可听说那后来被广寒宫如今的太阴星君,嫦娥仙子偷吃了,中间林林总总,颇有秘闻,乃是仙界几个著名的大八卦之一,当事人莫不讳莫如深。不知此次开启昆仑阁,又要取出什么东西出来?

虽是狐疑,可王母有命,众侍女脚下不停,连忙前去传讯。片刻之后,绕过瑶池往西,穿过蟠桃林后,王母来到了一间毫不起眼的小小木屋之前,一个青衣童子正坐在屋檐之上,笑嘻嘻地看着她,问道:“娘娘,怎么想起来开昆仑阁了?”

“多嘴多舌。”王母一弹指,那童子额头一痛,捂着惨叫一声,从屋檐上极为夸张地跌落下来,到了半途,忽然身子一转,化作一只青鸟,扑腾腾地飞了起来,盘旋一周,落在了王母的肩头。

王母挥挥手,屏退了众侍女,孤身一人走到了这木屋之中。

一脚踏入屋门,漫天风雪几乎扑面而来!

谁也没有想到,这个所谓的昆仑阁,竟然其实只是一扇从仙界直通西昆仑的两界之门!王母其实从来都没有从昆仑山带走过任何东西,她把所有的一切,都留在了这儿。

眼前,硕大的冰柱直通霄汉。

断成两半的玉胜冻在其中,断口参差,哪怕过了千年,可看到它的一瞬间,西王母仍然忍不住眼皮一跳,眼前浮现出了那惨烈之极的一战——她从没想过,也从没见过,妖族之中,竟然真的有如此悍不畏死之徒,更何况还是这只以妖艳闻名的尸魔,那一次,她使尽了浑身手段,千万刀气,也没能将那只疯了一样的尸魔斩落,最后反而被她一爪之下,拼得两败俱伤,这一仙一妖两具肉身齐齐损毁,她受元始道人点播,早有准备,皮囊尽毁,反而灵台解脱,羽化升仙。那尸魔身中她千余道刀光,修为大毁,后来碧游宫散了,听闻遁入人间白虎岭中隐居,王母怜她悍勇刚烈,有意度她,每次蟠桃会时都会着意请她前来,可她却执迷不悟,从来不曾应过。

而另一旁的半空中,则丝丝缕缕,飘散着一根晶莹闪烁的玉带。

王母看着这根玉带,眼睛渐渐眯了起来,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。

她忽然想起了很多很多年前的那一天,她在山中修行的时候,被误闯入其中的道人惊动。没想到的是,那道人身受重伤,倒也罢了,偏生脸皮极厚,竟然初次见面,就请她用星辰作线,冰雪为针,替他缝制一身羽衣。那时的她久遁人间,不见外人,也便这么稀里糊涂地答应了,最后多余的些许星光,被她自己留了下来,织成了这片玉带。

她想,说不定以后,总有用到的时候。

于是现在,那个时候终于到了。

千年辗转,元始道人虽然没有开口,可她从他踏入瑶池的第一步起,就知道他是为什么而来的了。除了这大道苍生,还有什么能让这个惫懒闲散的道人,不得不打起精神,甚至前来这仙界之上求援?

“不喜欢听客套话?那就不用听了……千年修心养性,莫非你们全都忘了,我西王母本来就不是什么仙界高人,而是出身这昆仑绝境的化外凶徒啊……”

西王母喃喃道,清秀的脸庞上,闪过一丝千年未见的煞气和傲然。半空中的玉带盘旋如蛇,倏忽一下,飞入了她的袖中。

“那说好了,还和当年一样。碧游宫想怎么回来,咱们就怎么……再把它给原封不动地打回去!”

扫扫下载游戏
1

健康游戏忠告 : 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