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气化端,万物生灵,万象的天秤自不可倾倒,邪如此,善亦如此,既然如此,我也便先暂且超脱出这三界,莫要坏了这世间平衡。

一场战北,竟被那两家伙封印了近万年,不过,以为将我封印于七处就无法让我现世了么?是时候让你们知道,什么是真正的九黎真魔了!

当初年少意气,一句“以吾之名,护神州大陆久兴不衰“竟落得为了守护这破封印,和你这个疯子呆了千万年,可真是讽刺,罢了。

技能简介

*注:技能非最终版,仅供参考,请以游戏内为准~

 

怒气技能:对敌方全体造成200%伤害,并对攻击最高两名神将额外造成250%伤害,为自身增加60%护甲。

 

debuff【百草】:敌方全体受到<神农>印记伤害增加30%,最终免伤减少20%,持续1回合。

 

法宝技能1:消耗2点法宝能量,对敌方全体每人造成100%伤害与100%混沌伤害,增加我方全体40%免伤并使我方受到怒气技能伤害降低20%,持续2回合。切换为技能2期间自身回合结束时,每一个存活友方有50%几率为神农施加<神农>印记,每个印记增加其5%攻击与防御,上限6个。

 

法宝技能2:消耗4点法宝能量,为自身增加4个<神农>印记(可突破上限),并消耗所有印记,每个印记对随机敌人每次造成150%伤害与150%混沌伤害,每个印记额外造成1次伤害。印记对单人造成重复伤害时,伤害递减30%。对带护甲敌方造成伤害前,将额外扣除其当前护甲的5%。释放后若敌方人数>3,则法宝技能切换回法宝技能1。
 

注:技能非最终版,仅供参考,请以游戏内为准~

 

怒气技能:对敌方全体造成200%伤害,并对攻击最高两名神将额外造成250%伤害,为自身增加60%护甲敌方最高攻将。

 

debuff【妖逆】:出手时概率伤害变为给受击者回血,回复其相当于攻击者生命上限值10%的生命;降低20%伤害,持续1回合。

 

法宝技能1:消耗2点法宝能量,对敌方全体每人造成100%伤害与100%混沌伤害,增加我方全体40%最终免伤并使我方受到怒气技能伤害降低20%,持续2回合。切换为技能2期间自身回合结束时,每一个存活敌方有50%概率为蚩尤施加<蚩尤>印记,每个印记增加其5%攻击与防御,上限6个。


法宝技能2:消耗4点法宝能量,为自身增加4个<蚩尤>印记(可突破上限),并消耗所有印记,每个印记对随机敌人每次造成150%伤害与150%混沌伤害,每个印记额外造成1次伤害。印记对单人造成重复伤害时,伤害递减30%。若对带有【妖逆】的敌方单位造成伤害,则在最后额外造成200%混沌伤害,并降低其20%攻击。释放后若敌方人数>3,则法宝技能切换回法宝技能1。

*注:技能非最终版,仅供参考,请以游戏内为准~

 

怒气技能:对敌方全体造成200%伤害,并对攻击最高两名神将额外造成250%伤害,为自身增加60%护甲。

 

debuff【龙吟】:受击时,概率额外受到轩辕攻击100%的伤害(多段伤害在第一段附加),持续1回合。


法宝技能1:消耗2点法宝能量,对敌方全体每人造成100%伤害与100%混沌伤害,增加我方全体40%防御并使我方受到怒气技能伤害降低20%,持续2回合。切换为技能2期间自身回合结束时,每一个存活敌方有30%概率为轩辕施加<轩>印记,每一个存活友方有30%概率为轩辕施加<辕>印记,每个印记增加其5%攻击与防御,印记总上限9枚。


法宝技能2:消耗4点法宝能量,为自身额外增加2个<轩>与2个<辕>印记(可突破上限),并消耗所有<轩>与<辕>印记,每个印记对随机敌人每次造成150%伤害与150%混沌伤害,每个印记额外造成1次伤害。印记对单人造成重复伤害时,伤害递减30%。若敌人同时受到<轩>与<辕>两种印记伤害,则额外造成100%混沌伤害。释放后若敌方剩余人数>3,则法宝技能切换回法宝技能1。
 

语音一览

天灵地芝

万物生灵

玄灵纳玉

仁心及草木,号令起风雷。

吾求大道之心,亦如春耕一种,静待秋发之时,自有丰穗万亩,盎然生趣。

没想到这魔躯不死,经过数千年居然还是苏醒过来。蚩尤之命因我兄弟而起,自然也该由我兄弟而终。

血战炎黄

天地同戮

万兽奔潮

无知蝼蚁,焉敢挑衅我九黎之威?

随我——踏平人间,杀上三界!

斩灭诸天,断绝九地,这就是我魔族的无上之道!

以为将我封印就无法让我现世了吗?这久违的人间,是时候让你们知道,什么是真正的九黎真魔!

辉光日新

圣道耀世

帝气长存

圣道问鼎,三界归心。

天子之剑,上决浮云兮,下绝地纪!

看起来,蚩尤已经复活了。为了这个世界,我一定要挡在那家伙面前,不让他毁灭一分一毫。

传记-炎帝神农
传记-九黎蚩尤
传记-帝鸿轩辕

暴雪如刀。

狂卷的烈风呼啸而过,夹杂着块块如石头般大小的冰雹,狠狠砸落在大地上。一个头戴斗笠,披蓑背锄,肤色黝黑的健壮汉子,正蹲在田间的阡陌之上,伸出双手,护住一小片此时早已被冻蔫打坏了的小小翠苗。

“族长!这鬼天气已经整整三天了,这般下去,人间怕不是要有大灾临头!”他的身后,站着三四个同样打扮的年轻人,神色焦急,扯着嗓子大声喊道。

那健壮汉子却好似化作了一尊泥塑,丝毫没听到少年们的话一般,就这么纹丝不动地蹲在那儿,双手牢牢护住身下的这片幼苗。

他的身后,是一片农庄。

往日的炊烟袅袅,安宁祥和,此时已经全然不见了踪影,大雪几乎将道路和房屋全部覆盖,整座岛上,都仿佛陷入了寒冰地狱一般,再没有了半点生机。

“要不然,要不然去南天门求助吧,仙界总不能——”

“住口!”少年们的话刚到一半,就被那健壮汉子厉声打断,“谁再敢提此议,族规处置!”

“千年以来,自族中典籍记载始,从未有过如此的大灾之岁……族长,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,恐怕、恐怕——”少年们的声音越来越低。

忽然,暴雪之中,遥遥传来一个清亮声音。

“恐怕灭顶之灾,已在眉睫了。”

众人循声看去,只见风雪飘摇,晦暗难辨,只能依稀望见一个广袖长袍的人影,立在这漫天大雪之中。

随着他话音刚落,忽然,天际黑云重重压下,大地晃了一晃,漫天风雪顿时一收,好似着乾坤之中,被人抛下一枚定子似的,恢复短暂清明。

“番天印?”那族长喃喃自语,站起身来,看向来人,“……元始天尊?”

“正是元始道人。”风雪歇下,方见来人白发如瀑,一身道袍羽衣,神色中隐隐带着几分无奈,肩上停着一只小小白鹤,正好奇地四下打量着。

那族长拱了拱手,对元始天尊出手停下这漫天风雪之举,全无半点谢意,而是沉声道:“不知尊上来岛,有何贵干?”

“倒也没什么大事,只是你们神农一族,世居这三十三天外孤悬岛上,躬耕陇亩,不问世事。偏生你们这座小岛,又是人间农事所钟,你们风调雨顺,人间就是丰收瑞年,你们但凡坏了几根苗子,荒了几亩土地,人间便是大灾接连,民不聊生。”道人说着,低下头来,看着这满地积雪,原本的田园早已毁坏殆尽,神色之中满是悲悯,“不知如今遭了这场大灾,人间又要有多少农户颗粒无收?多少人家流离失所?”

族长身后的几个少年听了,各自低头,均有不忍,唯独那族长神色不变,淡淡道:“天尊这是问罪来了?”

元始尚未开口,那族长却抢道:“神农岛上,四季更替,靠的并非人间日夜,而是三界气运。若是三界安宁,岛上自然风调雨顺,可若是三界大乱,我这小小一岛,又能有什么用处?尊上想问我们,可我也想问尊上一声,如今这等千年未有之酷寒暴雪,是我神农氏德行有亏,以至天谴,还是你们三界之中,已生大乱?!”

那族长说到最后,语气已经冷如刀锋。

元始微微苦笑,长叹一声:“族长明鉴。若非三界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,元始又岂敢来此叨扰?”

“生死存亡?”族长楞了一下,他原本只是心疼土地庄稼,泄愤于面前道人,却也不曾想到,竟然真的到了这等危急之处。

“不错,说来惭愧,我辈同门之中,有人堕入魔道,万劫不复,几次三番试图颠覆三界,毁灭人间不说,今次更甚至偷天换日,施以秘法,佯装攻打天河,窃取日月,实则暗中以妖圣血肉为媒,开启大阵。待元始察觉的时候,已经为时已晚。”

他顿了一下,缓缓续道:“如今……已经开启太古之隙,将‘那人’复活了……”

“咣当”一声,那族长手中的锄头落在了地上,他的脸色铁青,指着面前道人,双手颤抖,连带着肩上背上的碎雪,簌簌而落。

“你们,你们怎么能——”

元始眉眼低垂,默然不语。良久方道:“事到如今,也无他法,这番前来,实是请族长开启古洞,请炎帝魂魄重生,出关降服‘那人’。”

“那百草古洞乃是我族禁中之禁,岂可轻开!”

族长话音刚落,脚下土地猛地震了一震。

远处山巅,忽有大雪如崩。

他脸色陡变。

元始面色如常,好似浑然不觉一般,过得片刻,那族长才回过神来,略一犹豫,让开了半个身子,肃手道:

“百草洞已开,尊上,请吧。”

元始竖起单掌,面有愧色,低声道:“叨扰了。”

从村中小路往后,不到片刻时光,元始已然走到百草洞前,只见洞前巨石已开,两侧山风骤起,长草低伏,吹动一地落雪,洞中寂静无声,好似什么都没有一般。

元始踏步入洞,眼前忽地一花,只见脚下空荡荡的,并非土地,而是一片虚空,这百草洞中,竟非实物,而是炎帝神农炼化出的一方小小灵台!

灵台之中,有阴阳二气,翻滚如沸,争斗不休。

元始看向洞中深处,只见一方矮几,一壶清茶,隐隐传来草木香气。几后坐着一个人影,正抬头望天,看向那二气之争。

“炎帝。”元始行了一礼。

那人影摆了摆手,温和笑道:“元始天尊莅临百草洞,神农不胜之喜。”

他轻轻将矮几旁的一个枯草编成的蒲团往前一推,道:“寒舍简陋,无以待客,唯有山泉野草,聊以解渴。天尊请用茶。”

元始的身子一晃,不知怎地,就坐到了那蒲团之上,他伸手接过几上竹杯,轻轻抿了半口,赞道:“好茶,入口醇厚,唇齿留香。莫说人间了,就是三十三天上,也不曾有过如此珍品。”

那对面之人微微一笑:“天尊此番前来,可是为了那九黎真魔之事?”

元始点了点头:“不错。当年涿鹿之野,炎黄大败蚩尤,魔躯不死,被封入太古之隙里,黄帝重伤陨落,魂魄冥冥之中看守蚩尤残躯,而帝上则羽化登仙,开辟神农岛、百草洞,维系三界平衡。此乃三界之大功德,堪为后辈效仿。”

对面之人摇了摇头:“蚩尤之命因我兄弟而起,自然也该由我兄弟而终,此冥冥之中,皆有因果定数。神农有神农的劫,天尊也有天尊的劫。”

元始听了此言,脸色变了一变,方才苦笑一声,低叹道:“那人与我同窗百年,为敌千载,个中因果纠缠,实在是算也算不清了。”

“凡是因果,皆有落处。天尊何须多虑?不过是船到桥头四字罢了。”对面那人笑了笑,正要再言,忽有所感,抬起头来,目光凝重。

元始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只见半空之中,阴阳二气微微颤动,阴气愈发凛冽,阳气则刚猛无俦,纵横睥睨,二气相争之下,聚散不定,将整个百草洞都微微震动起来。

“看来,不是说闲话的时候了。”对面那人放下手中竹杯,叹道。

元始看着那阴阳二气,忽有所悟,讶道:“莫非,莫非这就是三界气运的——”

“正是。”

对面那人随手从几上拿起一卷小小藤鞭,挂在腰畔,缓缓站起身来。

“看来,我的那两位老朋友,已经碰上面了啊……”

“走吧,时隔一千多年,也该重去人间看看了。”

“总不能真让这两个家伙蛮斗之下,把这三界人间,都给毁干净了吧……”


“这就是……建木?”

黑袍人漂浮在半空之中,伸出手来,轻轻点了点面前的一片枯叶。

枯叶微微颤动,忽然好似惊醒一般,如同血肉般的赤红淤泥顺着枝干蔓延如蛇,从根茎下涌了上来,眼看就要缠住黑袍人的手指。

黑色的火光在指间一闪而逝。

只听“嗤嗤”数声,逼近他手指的那些血肉淤泥顿时被蒸发了一大片,发出哀嚎般的声响,余下的如有灵性,吃痛一般,不敢再上,又顺着枝干缓缓退散了下去。

“主上,这太古之隙处处古怪……还是小心为上。”

一个清冷的女声急切响起。

黑袍人摇了摇头,示意无碍。回头看去,他身后的大地之上,零零散散的站着三个身影。

一个躲在石壁的阴影之下,隐约可见披挂铠甲,手里握着一根铁棒,整个人仿佛和黑暗融为一体;

一个貌如童子,浑身冒着炽热的烈焰,不以为然地四处张望着;

而最后一个,也是刚刚开口的,则是一个美貌女子,看似冷艳逼人,凌波遗世,然而仔细望去,却发现她的半边身子,竟已是化作森森白骨。

“无妨。”黑袍人笑了一笑,“我本道这建木神树,早已绝种于三界之中,没想到还有这最后一棵,藏在太古之隙的深渊尽头。更没想到的是,这原本的神族圣物,却在这千百年间,被无数九黎遗民的血肉诅咒沾染,成了这般污秽模样……”

他轻声说着,抬起头来,看向眼前的这棵参天巨树。

与其说是树,不如说是更像一座……荒丘。

庞大的树身臃肿得仿佛上古神话中的混沌凶兽一般,无数根须直插入深渊坚硬如铁的土地上,交错参差,好似根根巨牙。树冠几乎将整个深渊遮蔽,数不清的枝叶分叉开来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

整株大树仿佛是地面上隆起的一座大山,每一根枝叶都是一个坟墓,树身上包裹着层层叠叠的血红色的淤泥,流转萦绕,好似血肉生长成。

而树干的最下面,是一个巨大的王座。

用铁一样的藤藜、白骨和青铜铸造成的,四周围绕着形态各异的凶兽残骸的,足足十数丈高的太古王座。

一柄巨剑插在它的正方。

王座上,一个人影低着头,静静地坐在那里,仿佛陷入了久远的沉睡。

“咱们费尽千辛万苦,夺日月之光,祭七大圣为祀,佯装进攻天河水师,搅得三界风声鹤唳,实则就是为了……开启这个地方的封印?”浑身燃烧着烈焰的童子走近王座,细细打量着,“教主,这家伙真的还活着吗?我怎么觉得他死的不能再透了?”

黑袍人哼了一声:“九黎真魔,万兽之主。如果他真的死的这么简单,那还哪来的后来三山五岳,十万妖族?当年元始和太上又费得什么劲儿,非得封神不可?”

“咦?”

那童子隐隐觉得似乎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上古秘闻,连忙抬头。可那黑袍人却不再多说,低下头,目光投向了王座上的人影。

童子见没了下文,倒也不敢多问,只是撇撇嘴,凑上前来,正好瞥见王座之上,人影的右手边正放着一个形制古怪的铜符,他“咦”了一声,伸手便要去拿。

“不可!”

黑袍人猛地拂袖,便要将童子拉开,电光火石之间,却见那原本一直低首阖目的座上人影,猛地睁开了双眼!

双眼之中,赫然四目森列。

他竟是一个重瞳子!

童子心中闪过极为不详的危险预感,连忙缩手,足下一点,六丁神火喷涌而出,向后急掠而去。

王座忽然颤了一颤。

王座后的建木巨树,也猛地颤了一颤。

剑光!

那王座高处原本插着的古拙巨剑,不知何时竟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童子的身后,剑光吞吐而出,眼看便要将童子拦腰斩作两节!

“小心!”

半边白骨的妖艳夫人一抖手,长鞭破空而出,裹向那柄巨剑。

“嘿——”

黑影之下,忽有一棒挥出,气势如虹,汹涌澎湃,裹挟着毁灭一切的滔天气势,狠狠砸向了剑身。

“跟小爷玩真的?”

童子右手虚虚一抓,目中露出狠辣神色,火光明灭,在他手中汇聚成了一柄尖刃长枪,反手便抵住了巨剑。

这三名当今妖族的大圣齐齐出手,莫说只是一柄无主之剑,就算是上方的黑袍人亲自出手,他们也有把握将其牢牢挡住,不让分毫。

可就在这一瞬间,王座上的重瞳人影轻轻张口,吐出了两个字。

“止戈。”

——止戈?

空气陡然静了一静。

可下一瞬间,无数声音仿佛洪钟大吕,乍然惊起!

“止戈!”

“止戈!!!”

“止戈!!!!”

明明只有两个字,可这深渊之中,四方上下,层层叠叠,却好似传来数不清的回响。

童子一个恍惚,不知为何,竟觉得自己和手里握着的这柄并肩作战了数百年的火尖长枪,忽然失去了所有联系。

他的手中,空空荡荡,仿佛什么都没有握住了一般。

在这同时,黑影里伸出的铁棒,妖艳女子挥出的长鞭,都忽然停了下来,像是不受控制一般,再也无法前进分毫。

只有那柄古朴巨剑,不受任何阻碍地横空劈下!

童子的瞳孔猛地收缩,脑海之中一片空白——他已经没有了任何脱身的办法。

忽然,他身上的火焰变了颜色。

黑色。

至阴至晦,粘稠如沼的黑色。

他低哼一声,身体似乎承受不住这股黑火的力量,眼看毛发蜷曲,皮肤焦裂开来,猛地弓下身子,呕出一口鲜血。

可这黑火将他包裹起来,却也牢牢地抵住了那巨剑的当头一击。

“阴魄魔火?”王座上的人影似乎有些诧异,声音低沉沙哑,“一千多年了,没想到一睁开眼,就看到有人收服了这等至阴至烈的神物……”

他顿了一下,缓缓站起身来。

空中的巨剑忽然消失,然后出现在了他的右手上。

坐下时尚不觉得,他这么巍然一站,竟如同巨人一般,只怕身高不下丈余!一手持剑,一手握符,双目四瞳,齐齐望向半空中的黑袍人,气势汹涌而起,当真是如同魔神复生,重临人间。

“后世之人……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你又为什么要复活我?”

黑袍人略一默然,从半空中缓缓落下地面,微微欠身,黑色的火焰浓稠如沼,将他周身包裹起来。

“本座通天,是大荒原上碧游宫的主人,当世妖族的统领。”他伸出手来,掌心黑火绽放,化作一朵小小莲花,轻轻旋转,“魔君尚不知悉,当今之世,人仙联手,三界争乱不休,妖族日益衰亡,已是生死存亡的关头了。”

黑莲缓缓漂浮在半空之中,周遭的景致虚化扭曲,仿佛走马灯一般,幻化做了一幕幕的景象:

昆仑绝顶之上,西王母玉胜如刀,片片落雪,将尸魔浑身骨肉一片片削作飞灰,尸魔牙关紧咬,以肉身硬抗这三界第一的上古神刀,一双眼睛瞪得血红;

西牛贺州,灵山宝殿,浑身萦绕黑色妖气的六耳魔罗仰天长啸,好似癫狂,手中铁棒被金光熠熠的齐天大圣死死压住,四周罗汉菩萨眉眼低垂,浑如不见,梵唱禅音,传来阵阵诵经之声,远处莲台宝座之上,飞来如山金钵,兜头镇下;

人间荒野,年幼的红孩儿被三头六臂、脚踏风火轮的天神一枪挑落,挣扎着想要爬起身来,冲向远处的父亲,可浑身浴血,再也没有半分力气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九重宝塔灿然生光,自云端抛下,狠狠压向那只咆哮怒吼的老牛魔;

……

重瞳的魔神看着眼前的一幕幕画面流转,四目之中,渐渐燃起了滔天的怒火。

“九黎后裔,当今妖族,竟已受辱如此……这人仙二界,当真好大的胆子!”

通天低叹一声,摇头不语。

重瞳的魔神目光一扫,看向地上的三个妖族大圣,语气中竟流露出了几分温和:“你们不错。宁死不屈,没有丢了我们妖族的脸面。”

童子身上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炽热金火,此时退了数十丈远,喘息不定,神色里满是戒备。一旁的白骨尸魔,黑暗中的六耳魔罗也各不言语,只是牢牢盯着这位刚刚复活的魔神,骨鞭和铁棒握在手中,蓄势待发。

通天看着他们,忽然怒道:“不得无礼,把兵刃都收起来!”

“九黎蚩尤,不仅是万魔之祖,更是百兵之王。但凡世间有灵兵刃,皆由他创造,由他统御,由他毁灭。”

“你们手里的兵器,如何敢在这位老祖面前班门弄斧了?”

万魔之祖……蚩尤!

这个名字仿佛带着某种魔力一般,尽管早知道了面前这个魔神的身份,可三位妖族大圣此时仍然感觉一股寒意从心底缓缓升起。

重瞳的魔神此时才重新把目光抬起,看向了面前的黑袍人

“你深入太古之隙,将本尊唤醒,就是为了重振妖族天下?”

通天的脸上浮现出从未有过的黯然神色,低声道:“妖族寡不敌众,依然死伤惨重,我日前为元始天尊和东皇太一联手所伤,心脉受损,道行大退,再也无力抵抗……无奈之下,只得倾尽全族之力,开启太古之隙,唤醒魔君,为我后人,讨还一个公道。”

“东皇太一?他还活着?”重瞳的魔神显然并未听说过元始天尊的名号,却对另一个名字燃起了滔天的怒火,“人族的这一皇一帝,当真欺我妖族太甚!”

他猛地举起右手,掌心那枚古拙铜符缓缓发出奇异血光。

身后,那棵被诅咒了千万年的建木神树上,无数的血肉泥浆缓缓顺着树干和地面流了下来,扭曲变幻,膨胀成一个个的人形,挣扎着站起身来,发出凄厉的呼号,好似有无数的灵魂从封印中被释放,化作千千万万血肉狰狞的九黎战士。

青铜王座四周,那一根根上古凶兽的森森白骨,也仿佛复活了一般,缓缓站起身子,仰天咆哮,血肉泥浆漫过它们,层层包裹起来,重新生长成了千年前它们本应的模样。

百兽千甲,十万战魂!

重瞳的魔神仰起头,看向深渊的上方。

人间。

“通天。”魔神的喉中发出浑浊的语调,极为怪异,不像是如今三界的发音,而是带着某种古老怪异的韵味。

“九黎遗种……听我号令。”

无数血肉残魂,齐齐仰起头来,发出古老苍凉的嘶吼,像是唱着一首早已佚散的战歌。

“随我——踏平人间!杀上三界!”

巨大的怪鸟振翅而起,九首环绕的长鬃凶兽顺着深渊的石壁一跃而上,半龙半蟒、天生六瞳的异种蜿蜒爬行,好似疾风电闪一般,庞然如山的建木发出簌簌的声响,好似一面残破的战旗,猎猎鼓舞。

千年沉眠,千年遗忘,这些血肉铸造的曾经的战士们,仍然高唱着九黎族最古老的战歌,以头骨为鼓,以断枝为捶,没有丝毫的畏惧,随着这些早已灭绝于人间的上古凶兽们的步伐,踩着噩梦般的影子,如山崩海啸般地涌出了太古之隙,冲向他们曾经生于斯,战于斯,死于斯的那个人间。

战阵的最前列,那个背负巨剑,手持铜符的古老魔神,缓缓闭上了他重瞳的双眼,似乎在尽情地嗅着这暌违千载的人间的甘甜气息。

他的每一步踏下,大地之上,都燃烧起永不熄灭的青色火焰。

这一日,人间迎来了那曾经最可怕的梦魇。

来自九黎深渊最古老的魔族,在他们的首领蚩尤的统帅下,再次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。

而就在这一刻,失去了封印的太古之隙的尽头,空无一物的建木神树的下方,仍然静静地站着一个身影。

黑袍人

这个一切的始作俑者缓缓地,轻轻地低下了头,将整张脸都埋在了阴影的深处,双肩微微颤抖,似乎为着眼前的画面心绪激昂,情难自已。

可是,如果有人看到他脸上的表情的话,却会发现,他的嘴角正勾了起来,露出了一个无法自抑的,夸张的,疯狂而冰冷的灿烂笑容。

“就这么……成功了吗……”

“真是一个容易欺骗的家伙啊……”

“嘿……九黎魔族……”

“真是一把好用的……天下最锋利的刀呢……”

“做好准备,接受这份大礼了吗……元,始?“


子午岭下,古柏森森。

自桥山往东,不过数里,便见一条古道修缮齐整,入口处城关俨然,颇为肃穆。

只是此地实在太过偏僻,四下均是荒无人烟,连等闲村民都看不到半个人影,更莫说行商旅人了。唯有些许身披陈旧铠甲的老兵守在入口处,黯淡的衣着几乎和甬道上的泥土混为一色,连背后木杆上的大旗都无力地垂了下来。

本是正午时分,可是这里的一切,都散发着垂垂老矣的迟暮气息。

并非是这些士卒疏于职守,而是这里实在只是个挂名的闲差,但凡在战场上立过功,受了伤残的军伍,若是无家可归的,便都安置到了这个地方,权作看守,本也无事可做,月月领一份银两便可。

——没有任何不长眼的蟊贼,或者是穷疯了的百姓,敢闯进这处禁地里来。

然而,不知为何,这一天的阳光,忽然格外的刺眼。

几个老卒吃不消晒,连盔甲都卸了大半,到了后来,索性连岗也不站了,个个都躲到了树荫底下乘凉。兴许是年纪大了的缘故,很快就一个个都鼾声连天,进入了梦乡。

空气中,阳光洒作无数金色的微尘,细密如线,照在这些老卒们熟睡的脸庞上。

渐渐地,这些金色的线条交错汇集,竟依稀间化作了一个翩然人影,足不沾尘,悄然飘入了这处禁地前的十里古道之中。

沿着古道一路进山,两边古柏愈发浓密,行不多时,便见一处参天古碑,似是久未擦拭,落满了灰尘,依稀还可见用朱砂阴刻了“黄……陵”三个大字。

那阳光化作的人影走到碑前,似有所感,抬起头来,看着这落满尘埃的古碑,良久之后,方才摇头轻笑,低叹一声,又向前方走去。

过了石碑,便是一处极为壮观的陵园。

园中无人把守,唯有青砖玉阶,山风吹过,一片寂然无声,隐隐可见秦汉古意。最深处是一座地宫,入口处用大石封了,外面三牲六畜,香烛彩盖,一应俱全,显然是做过祭礼法事的地方。那阳光化作的人影却毫无窒碍地穿了过去,举步便入地宫。

地宫之中,一片漆黑,什么看不清楚,唯独远处尽头,依稀可见一点明光如豆。这人影如同鬼魂一般,飘然向着那光亮处而去。

临到近了,才见那竟是一处地宫天井,阳光透过深深的井壁照入地宫,仅剩下浅浅一束微光,正洒在一座石墓之上。微光的照耀下,地宫中尘埃飞舞,流转不绝,好似夜空中的星河一般。

那石墓之上,此时竟然坐着一个人。

那人背对入口,正坐在微光照耀的光圈之下,抬起头,看向高处的晴空阳光,灰尘落在他的肩头,像是织作层层银白色的轻纱。

他的背影很单薄,看起来应该是一个弱冠少年,可不知道为什么,当他坐在这儿的时候,仿佛是一个已经活了千万年,寂寞了千万年的故人。

入口处,那个阳光化作的人影停下了脚步。过了片刻,忽然低低开口:

“你醒了?”

那背对着他的少年没有回话,而是轻声反问了一句:“你来了?”

那阳光化作的人影也没有应他,而是举步入室,站在他的身畔,一并抬起头,看着天井口的那一轮晴空。

“今天的阳光很好。”少年忽然道,“不像我记忆里的那时候,天空中总是有十个太阳,连大地都要被晒焦了。我记得那是十只三足金乌吧,要不是有后羿射落了九个,恐怕天下间的黎明百姓,不知道还要死多少人。”

他忽然拍了一下脑门,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道:“我记得,最后为首的那只是被你牵走了,收作了坐骑,对吧。”

阳光化作的人影点了点头,道:“不错。现在的太阳神叫做羲和,是个挺温和的家伙,你会喜欢他的。”

少年“嗯”了一声,又道:“那月亮呢?还是常曦住在那儿吗?”

阳光化作的人影摇了摇头:“月亮的事比较麻烦。很久很久之前的一天,常曦就忽然失踪了,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。不过我其实在想,她也许本身就并不存在,我不太清楚她当年到底是否真的存在过,就像我不清楚现在的太阴真君和嫦娥一样,月亮的谜团总是比太阳多很多,不过也并不足为奇,女人的秘密总比男人多十倍。如今天庭封下的月神是望舒,羲和的妹妹,不过也只是有此一封而已,你知道,真正执掌月亮的,永远是那座广寒宫的主人。”

“嫦娥啊……呵,没想到那个小丫头,都能成为月神之一了吗。”少年低低笑了两声,“那你呢,老朋友,一千多年不见了,你过得怎么样?”

“能怎么样?人间总是这个样子,聚散离合,无数风波。你和蚩尤双双陨落之后,没有太平几年,昆仑山就下来了几个麻烦的家伙,很是打了些硬仗,不比你们当年在涿鹿之野的逊色多少。之后没过多久,又降生了一只猴头,连带着妖界七个大圣,又乱了些时日。再到最近……”阳光化作的人影摇了摇头,“不说也罢,这么说下去,可真的要说不完了。总而言之,都是一些不让人省心的麻烦事。有的时候我真羡慕你,你我一皇一帝,凭什么我就要千年奔波劳苦,你往这儿一睡,轻轻松松,凡事不愁,安心受用祭拜就行……”

他又唠唠叨叨地说了几句,那少年一直含笑听着,等到他终于说完了,才开口道:“是吗。我今天第一次知道,原来活在这世间好好的人,是会羡慕我们这些死人的。”

那阳光化作的人影张了张嘴,似乎被噎了一下,不知道说什么好,也忍不住笑了:“你啊,还是这么得理不饶人……”

少年耸了耸肩:“也许是死了太久了,终于有人能跟我聊聊天了,反而有些不习惯。”

他长出了一口气,双臂用力一撑,便站起身来,语气有些飘忽:“就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长到我自己都分不清楚什么是真实,什么是虚幻。好像时间把我的很多东西都给洗干净了,就连当年在涿鹿之野的那场大战,我都记得不太分明了……”

那阳光化作的人影不由默然。

少年继续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其实啊,这半梦半醒之中,有的时候想想,我自己还挺后悔的。一千多年啊,我把自己弄得人不人,鬼不鬼的,就是为了和蚩尤那个家伙呕一口气,他要毁灭这个人间,我偏要保护给他看。最后他被封在太古之隙里,而我,也葬身黄帝陵中。东皇,你告诉我,真的值得吗?”

被称作东皇的人影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道:“你觉得呢。为了这个人间,真的值得吗?”

“我本来不知道,或者说,这一千年的时间太久了,久到连我自己都快忘记,我当初究竟是为了什么了……”

少年伸出手来,忽然从石墓之中,一道金黄色的流光灿然飞舞,疾如冷电,猛地落入他的手中,竟是一把古朴长剑。

“所以啊,我后悔了。”

“我以为自己只是为了跟他斗气,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,毁了自己的一生,毁了自己一千多年。甚至我还有过一些憎恨,一些暴虐,恨不得要终有一天,冲出这个陵墓,亲手毁掉这个把我害成这个样子的人间。”

他的语气越说越快,甚至有些急迫起来,他望着井上的天空,双目渐渐变得通红,一旁的东皇脸色变了一变,似乎没有料到竟会发生此事,身上的阳光陡然炽烈了三分。

“怎么样,我也像是入魔了,是不是?”

少年低下头,看着手里的长剑,无声地笑了笑。

“我曾经是这么想的。”

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啊,我真的这么再在生死之间徘徊,在阴阳之间游荡个千年万年的,说不定会有一天,我就真的这么疯了。疯到去毁灭一切,疯到把自己复活,就为了摆脱这个像是被诅咒一样的宿命。”

“所以你知道吗,当我感受到蚩尤被复活的那一瞬间,我竟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”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“我从这个坟墓里爬了出来,我抬起头,看到天上的阳光。我重新拥有了身体,重新回到了人间,从那个阴阳的缝隙,从那永无休止的混沌中解脱了。”

“当我睁开眼,重新拥有触觉,重新拥有感知,重新拥抱这个人间的时候,我一瞬间忽地明白了。不,不是明白,我把一切都想起来了。”

“只有我生而为人的时候,我才明白的这件事。”

少年转过头来,看着身后这位一千多年前的老朋友,阳光照在他的侧脸上,他露出了一个像当年一样,一样温柔,一样坚定,一样干净澄澈的灿烂笑容。

“我爱这个世界,爱这个人间啊。”

“所以,我不后悔的。”

“就算再来一百次,一千次,一万次,我也会挡在那个家伙面前,绝对不会让他毁灭这个世界一分一毫。”

“因为……我可是,黄帝轩辕啊。”

东皇抬起头,看着这个曾经无比熟悉的脸庞,也笑了。

这个家伙……还是跟当年一模一样嘛。

我居然刚刚还有一瞬间,真的担心他入魔了,真的是……莫名其妙。

东皇摇了摇头,不知道是嘲笑自己,还是对这个老朋友的无奈。

“好了,走吧……差不多到时候了,蚩尤那个家伙,还在等着我们,再重新把他收拾一顿呢!”

“这次,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不死之身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