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神将介绍 周年狂欢活动 版本回顾及规划 游戏特色

前排克星 能量回复

抵挡守护 普攻代替出手 必定暴击

很多很多年后,花果山的青石巅上,一只浑身白毛的老猴子坐在那儿,微红色的眼睛眯成一条细缝,慢悠悠地看着远处的云端。

山下,火光吞吐,蔓延百里,几乎将这原本的青葱山林烧成一片炼狱赤土。

几只小猴围在大青石旁,神色畏惧,抓着老猴子的尾巴和手爪,四周则有几十个身披破裂铠甲的通臂猿猴,死死盯着山下的大火,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。

“老祖宗,这群妖魔欺人太甚,咱们跟他拼了!”

“就是,咱们拼了!”

……

叫嚣声不绝于耳,可那老猴子却好似没听到一般,仍在悠悠地看着天边,过了一会,才缓缓说道:“孩儿们……老祖宗上次给你们讲的故事,讲到哪儿了?”

小猴中有一个机灵的,应声答道:“回老祖宗,说到咱们的六耳王和美猴王一并打到了西天如来那儿,去辨个真假,可是他们都没有再回来了。”

“啊……对,对,一晃眼啊,都已经是五百年前的往事啦……”

老猴幽幽地叹了口气:“五百年啦,当年山上的老兄弟们,最后就剩下了我一个,还在苟活着这条性命,痴心妄想,总想着能等到两位大王回来的那一天……”

说着,他摇了摇头。

山下的喝骂声越来越大了,间杂着猴群的惨烈哭声和虎啸龙吟,妖魔狂笑的声响,山风吹过群猴耳畔,微微生凉,带着些许透骨的血腥气。

“老祖宗,全族上下的生死存亡,到了这关头了,你还……还讲什么陈年往事!”

通臂猿猴中有性子烈的,不敢顶撞老祖宗,可也已经忍不住脱口而出,显然已经急得上头了。只听话音刚落,山下传来长笑之声:

“不急,不急,咱们有的是耐心,兄弟们,都过来,听听这大名鼎鼎的花果山白猿王老祖宗,给咱们再讲讲往事,你们说好不好啊?”

“自然是好的!”

“就怕这老不死的故事没讲完,自己先咽了气往西天去了!”

“大哥,还跟这糟老头子废什么话,一刀剁了就是了!”

一个个身影从山下渐渐走了上来,只见或是虎头豹尾,或是臂生双翼,至于马面牛首、蛇身狼爪的,更是林林总总,赫然正是无数妖魔齐攻上来,将花果山杀作了这一片人间炼狱。如今这些妖魔各个浑身浴血,手提武器,显然已将山下的猴族杀了个干净,如今只剩下了青石旁的这数十族人了。

为首的妖魔正是一名双头老罴,他图谋花果山多年,此时志得意满,不由大笑道:“兄弟们莫急,白猿王统领了咱们三山五岳数千妖族这么些年,如今到了寿终正寝,咱们怎么也得听听他老人家最后的教诲,白猿王,你还有什么故事要讲,咱家兄弟洗耳恭听便是!”

那老猴子却不看他,只摇摇头道:“什么白猿王,都是你们叫着玩的,花果山从来都没有过这个王的名号……老猴子只是暂代大王,勉强统领全族罢了。花果山一直在等着它真正的王归来。”

他所说的这番话,诸般妖族却都早已听了上百年,听得腻了,冷笑道:“死到临头了,莫非只有这些陈年废话?”

老猴子摇了摇头。

“不是的……这些话,不是说给你们听的……”

“是说给这些孩子们听的……”

它从石头上缓缓站了起来,坐着时并不觉得,此时巍然屹立,才发现它的身材格外魁梧,厚厚的白毛被山风吹动,露出一身的狰狞伤疤,蜿蜒如蛇,盘绕在身躯之上,看起来格外可怖。

周围群妖被他气势所慑,竟不由自主退了半步,为首的老罴厉声道:“弟兄们怕什么,它再厉害,也已经上千岁的年纪了,又只有孤身一人,咱们乱刀子下去,还能砍不死他?”

“那你便来试试!”

老猴怒吼一声,从巨石上一跃而下,他手中本无兵器,此时却从耳朵里掏了一掏,群妖眼前一花,竟看到了一根碗口粗细的木棍自他手里抖开,劈头盖脸向着老罴砸去!

那老罴一咬牙,挺刀上迎,棍刀相交,铮然有声,老罴虎口发麻,倒退两步,险些握不住刀,心中骇然,抬头看时,那老白猿翻身落地,拄着木棍,神色虽然凌厉依旧,可目光已然涣散,嘴角流出了两行鲜血。

老罴大喜笑道:“我道白猿王好大的名头,却原来已经是外强中干,回光返照了,弟兄们,随我杀光猴群,占了这花果山水帘洞的钟灵宝地!”

声音传入老白猿的耳中,却好似从很远很远的的地方传来,听不真切了。

就像这些妖怪们所说的那样,他已经活了一千年了,活的太久太久了。

久到很多往事,都其实已经记不太真切了。

他一直絮絮叨叨地跟孩儿们说着,不是为了让他们记住,其实是为了让自己不要忘记。

五百年美猴王,五百年六耳王。

他其实并不是什么妖怪,也没有修炼过什么法力,他只是一只再普通不过的,山林之中的白毛老猿罢了。

唯一幸运的是,他是千年之前,最早随着那只石猴入水帘洞,见证了他称王求道的那一批。

后来石猴入龙宫求兵器,他就得了一身的披挂;

后来石猴入地狱销生死簿,他就得了长生;

十万天兵天将来袭,他也冲杀在最前头,吃过巨灵神的大斧,挨过哪吒太子的神枪,一身伤痕便是那场大战得来;

之后天庭捉了齐天大圣,剿杀满山余孽,猴族百不存一,他侥幸逃得性命,守着水帘洞的地利,护住余下的猴族妇孺老幼;

一晃五百年,在那段花果山最黑暗,最凄凉的时光里,他见证了六耳王的崛起,见证了一只原本弱小无力的灵猴,是怎么被仇恨和恶意扭曲发酵,化作了一只世界上最恐怖的怪物,可他从来都没有害怕过六耳王,在他的心里,六耳王的黑暗,是从不逊色于美猴王光明的力量。

那是保护花果山的,最强大的力量。

可是后来,六耳王和美猴王一起去了西天,此后五百年音讯全无。

其实偶尔有消息传来,说美猴王一棍子打死了六耳王,换来了自己的果位,从此斩断人间情欲,高坐莲台,已然成佛;而六耳王临死前用自己的性命,换来了花果山的延续,从此仙界神佛和花果山妖族的仇恨,一笔勾销,再无针对。

消息不知真假,可真的从那以后的五百年,花果山渐渐休养生息,重新繁盛起来。

生死簿上,只得长生,不得永生。一年又一年,白猿的老伙伴们渐渐战死,有的死于天兵天将的手里,有的死于妖魔鬼怪的兵刃下,还有葬身狼唇虎吻,也未可知,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,他回头看去的时候,身后已经再也没有了同辈的朋友,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。

而他,也被尊作了花果山的白猿王。

可他自己心里被谁都清楚,他并不是真正的王,他只是那两位王的随从侍卫,追逐过、侍奉过他们的脚步和影子,他唯一的职责,就是守好这个家,等待着两位王真正回来的那天。

可他,终于等不到那天了。

千年往事,历历在目,走马灯一般地在他的脑海中盘旋回绕,忽然一线光明绽开,他的神智从未有过的清醒,火光、妖气、瑟瑟发抖的孩儿们……周遭所有的一切,都在他的神识里无比清楚地展开。

他知道,这是真正的回光返照了。

他握紧了手中的木棍,思绪仿佛回到了很多很多年前,那个晴朗的春日。

金翎云冠,大红披挂,那个眼睛里燃烧着足以焚尽整个世间的火焰的石猴,背对着他们,向着天地间朗声大笑。

从此,拉开了花果山千年传说的序幕。

“大圣……大圣……”

他口中喃喃,念叨着那个早已不在了的名字,像是整个花果山的灵气所钟,最后的挂念。

“为何一去不回啊!”

长啸声中,老猴声泪俱下,凌空一跃而起,手中的木棍似有千钧般重,狠狠地向着眼前的群妖砸了下去!

声势滔天,好似空气中掀起了一道汹涌巨浪,衔天接地,化作神魔巨掌,向着山巅重重拍下。

群妖何曾见过这般惊世骇俗的一棍?不由吓得腿软眼花,连逃跑都没了力气,少数几个悍厉的,纷纷抽出兵刃,奋起全身的力气,想要拼命抵挡。

可是,棍至半空,悄然断裂。

白猿力尽了。

所有的声势都仿佛泡沫般破碎,他的身影仿佛一个破烂的皮囊,重重砸落在了地上,身后的几只小猴顿时尖叫哭号,纷纷喊着老祖宗,扑了上来。

群妖本以为死到临头,此时见状,不由松了一口气。

有胆子大的,此时回过神来,又羞又怒,走上前一脚踹翻了老白猿的尸首,往上面吐了口唾沫,狞笑道:“老不死的,还想吓唬——”

忽然,诸天之上,传来嘈杂声音。

“圣佛息怒——”

“不可——”

“快拦住他,快拦啊——”

“师兄且慢,我为你出这口气,切莫——”

“快,快通知佛祖——”

“大圣且三思啊——”

“泼猴,你如今是佛果之身,岂敢——”

“圣佛不可妄生杀孽,听我——”

“不好,不好——”

“还有什么法宝,快快都使上——”

“可有人去请菩萨了——”

“金蝉子呢,金蝉子去哪儿了,只有他能——”

……

大千世界,十万云端,好似无数神佛炸开了锅,最后传来的,是一个好像消失了很久很久,却又无比熟悉的暴怒的声音:

“老龙王的披挂铠甲,我还了!”

“蟠桃园玉酿酒,我赔了!”

“大闹天宫,我修心养性五百年,也偿了!”

“生死簿……嘿,生死簿……老白猿死了,当年被我注销过的猴子猴孙,如今终于全都重入轮回,这笔账,也清了。”

“千年前犯下的罪,这千年来终于一笔勾销,全部还完了。”

“那么,现在终于该轮到……轮到贫僧……讨债了吧!”

群妖抬起了头。

天地间,有一棍。

自西而来,开辟天地,搅乱日月,囊人间如一芥子,携着崩裂万里山川的无可抵挡的浩然威势,重重地砸了下来!

白猿的那一棍与之相比,简直如同萤光浩月,不可同日而语。

天地之间,仿佛只余下了这轰然崩塌的一棍,好似无处躲闪,无可抵御。

“吾乃……斗战胜佛,孙悟空……”

“挡我血仇者——死!”

前排克星 能量回复

抵伤守护 死亡追击 致命点燃

它在花果山的影子里,活了五百年。

在小的时候,偶然听一些老猴提起过,它是被猴群偶然在深林里的一处泥潭边捡到的,那时它已经奄奄一息,连哭声都嘶哑得几乎听不清楚了。

没有人知道它的亲生父母是谁,可猴子们都说,它是因为天生的怪异,所以被丢弃的。

它比普通的猴子,多了两对耳朵。

猴群原本也不想收养它,可这事很快传到了猴群的首领之一,那个叫做崩将军的通臂老马猴耳中,它亲自从山上下来,捡了这只小小的六耳猕猴回去。

六耳后来问过义父,为什么要救它,可那只老马猴喝多了猴儿酒,满脸通红,只大笑着说:“越古怪的猴子,越是厉害……咱们怕什么怪异……再怪,能怪得过咱家大王?它,它可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!”

六耳知道他说的是谁,那是一只自称为美猴王的怪猴子,听说它是前些年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乃是天生天养的灵物,还给猴群觅得了水帘洞这等好住处,被供作了猴群的大王。

六耳没见过那只石猴。因为当它被捡回来的时候,听说那只猴子已经做了一支木筏,从东胜神州飘洋过海,去找那传说中的仙山学本事去了。

猴群里其实大多都觉得,那个所谓的“美猴王”已经没有能回来的一天了。毕竟那可是大海啊,哪有猴子懂水性,能活着横渡过去的呢?就连老马猴其实也只是嘴上念叨念叨,想念一下那只年少气盛的古怪猴子,也并不当真觉得它真的能找到仙人,学成什么本事回家的。

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,几年之后,那只石猴真的回来了。

不仅回来了,还带回了一身通天彻地的本事。

花果山上的日子,原本虽然平静逍遥,可算不上好过。猴群羸弱,莫说常有妖魔前来滋扰,就连普通的虎豹山贼,都能欺负上门来,否则又怎会需要水帘洞这么一个庇身之所?可自从这石猴回来之后,竟真的统领了猴群,先打杀了山头里的混世魔王,又去东海龙宫,向那平日里猴群们视若神明的老龙王讨来了无数的铠甲兵器,分给猴群们使用。

那一天,六耳站在东海的岸边,和所有的猴子们一起,屏住呼吸,等待着那只笑嘻嘻地潜入龙宫的猴王的归来。

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上,忽有漩涡如龙卷。

浊浪奔涌,起如白墙,从天际滔然而来,滚滚浪声犹如龙吟雷震,汹涌澎湃,拍在岸边,溅起满天碎玉流珠。

就在这几乎将天海连做一线的怒潮之中,一只金色的猴王冲天而起,纵声大笑!

它的脚下,一根金箍巨柱镇海而起,直冲云霄,好似传说中的巨龟之足,顶天立地,粲然生光。

瘦弱的小六耳牵着义父的手爪,张大了嘴巴,久久无法合拢。

就在这一刻,他见到了心中唯一的王。

 

后来,花果山的声势越来越大。

猴群们仗着美猴王的威风,拿着龙宫里的披挂兵器——据说猴王还曾入过地府,亲手撕毁了生死簿,销了花果山猴群们的名字,让它们从此长生不老,寿与天齐——再也不怕什么妖魔鬼怪上门滋扰,反而和周遭的几个妖窟鬼穴狠狠地打了几场,把过去受到的欺辱都加倍地还了回来。

渐渐地,一些妖界的大圣都慕名而来,和石猴切磋交手一番之后,相互佩服,竟然结义成了兄弟,合称妖界七大圣。而石猴也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号,叫做齐天大圣,打出了妖族的旗号,公然和天庭为敌。

一时间,花果山水帘洞,竟然成了千年以来,继大荒原碧游宫之后,第二个妖族汇聚一心的圣地。

人间三山五岳,十万妖魔,纷纷齐聚花果山,向天庭叫嚣,誓要翻天覆地,踏破南天门凌霄殿,推翻仙界,再也不受这些神佛的凌辱折磨。

天庭自然震怒,派出十万天兵,二十八星宿,风雨雷电诸神,更由托塔天王李靖父子为帅,灌口二郎真君为将,气势汹汹地杀向了花果山。

这一仗,竟足足打了十年。

六耳虽然天生灵异,可身体却极为虚弱,不能披甲上阵,只得在后方看守水帘洞里的粮食清水,每天听着前线传来的消息,无比虔诚地等待着妖族大胜,攻上南天门的一天。

偶尔身体好的时候,他也会偷偷溜出去,站在水帘洞一个极为偏僻的侧门口,偷偷看着天上的神魔乱斗。

他看到了巨灵神的大斧,李天王的宝塔;

他看到了天蓬元帅的钉耙,哪吒太子的真火;

他看到了二郎真君变化千万,哮天犬三尖刀施展开来,当真是威风凛然,令人不敢逼视;

当然,他也看到了那只石猴。

法天相地,千万化身。

他靠在石壁上,瞪大了眼睛,生怕错过了这场大战的任何一个细节,他看着那铺天盖地的猴身举起千钧金棍,红了眼睛,恶狠狠地一跃而起,砸向那十万天兵,漫天神佛。

他在心里默默念着。

会赢的。

我们,一定会赢的!

 

然而妖族输了。

天庭从灵山请来了大日如来尊者,合仙佛之力,布下圈套,诱得石猴上钩,以六字真言的大法力化作五指巨山,将石猴重重压在了山下,不得脱身。

余下六圣被逐个击破,逃亡人间。

数十万妖族分崩离析,被天兵天将彻底击溃,死伤无数。

从那时开始,曾经山清水秀的东胜神州花果山,就变成了人间炼狱。

据说大日如来有好生之德,和玉帝约定,他出手相助,收服石猴,可作为回报,仙族不可为难花果山的猴子猴孙。这一仗死的神魔太多了,甚至连地狱阴间都快装不下了,如来不忍见三界浩劫,这才破天荒地出了西天灵山,赶来此处。

玉帝表面上应允,可从那之后,却从来没有再给过花果山一个风调雨顺的年岁。

花果山的猴群们,早已经是死的死,伤的伤,只剩下了一些老弱妇孺,可即便如此,天上的大罗金仙,人间的山神土地,仍然三天两头地来找这些猴子们的麻烦。他们在人间散播,要帝王以猴脑为珍馐,以猴骨为宝器;他们从昆仑山,九黎墓,北冥海,大荒原中找来了种种凶兽恶灵,投入花果山中,让他们以群猴为食,追捕噬杀。

曾经煊赫一时的猴族,如今早已百不存一,只剩下千余异种,靠着水帘洞的地利,苦苦挣扎。

六耳曾经的那些朋友们,照顾过它的姐妹们,也早已死在了颠沛流离的逃亡之中,死前不得瞑目,看着北方五指山的方向,恶毒咒骂,说他们就算死了,也不入地狱轮回,他们就要等在花果山上,化作一个个孤魂野鬼,等到大王脱身的那一天,亲眼看着今日花果山群猴们的血仇,将以十倍百倍,要天庭偿还回来。

他们死前的每一声诅咒,六耳都听的清清楚楚。无数同族误入陷阱,被折断了双腿,活生生地剥下来一身的皮肉,开颅挖脑,才算死透。死前痛楚哀嚎,绝望苦厄,几乎如同厉鬼一般,不似人间的声响。

六耳躲在水帘洞里,一声声,一声声地听得真切。

他缩成一团,浑身不住地颤抖,六个耳朵里,齐齐流出鲜血,十指握拳,指甲深深陷入肉里,竟从掌心生生扣下了一块血肉出来。

直到这一天——

六耳趁着夜色,偷偷溜出了水帘洞。山上林间,挂着半具猴骨,那本身是一只可爱温柔的小母猴,为了照顾年幼的弟弟,冒险出门采野果,却被猎人发现,一箭钉死在了树上,活生生地扒了皮肉,挖了后脑,只剩下些许惨白残骨,无人收尸,孤零零地挂在那儿。

六耳只是想去把它拿回来,埋在水帘洞中而已。

可没想到的是,白骨的下面,早已经布置好了恶毒的陷阱,六耳没有经验,眼看就要坠入其中,却听一声怒吼,那个熟悉的身影一跃而起,将它推了开来。

然后,重重坠入深坑之中。

百刃穿心,透体而过,老马猴瞪大了双眼,看着树梢上的六耳,又像是看着远处的天空,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来,就这么死在了陷阱里。

六耳的脑袋好像嗡地一声,空白了几秒。

记忆中的义父英勇无敌,那十年杀伐,它和号称芭将军的那只老白猿一起,不知杀败了多少天兵天将,可是如今,就这么——死了?

陷阱里的尸体上,早已伤痕累累,六耳其实比谁都清楚,自从石猴被封之后,这个一力保护了全族的老猴,究竟承担了多少,它早不是什么震惊妖族的崩将军,而只是一具外强中干,徒具其表虚弱的老猴了而已。

六耳看着陷阱里死透了的义父,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。

远处,几个举着火把的猎人慢慢包围了过来。

它不再逃跑了。

因为天下之大,那个唯一可以保护他的老人,已经倒在了他的身下。

死状凄厉,不得全尸,甚至连一句遗言都没有交代。

“爹……”

六耳低声喃喃,眼睛里透出了从未有过的妖艳红色。

“我……替你报仇……”

在那一天晚上,六耳第一次杀人。

它也是第一次知道,原来自己是可以杀人的。

他的身子虽然无比的羸弱,可却拥有着天底下最强悍,最独一无二的神识,他的念想可以化作他所见过的最狰狞的恶鬼,最可怕的武器,最恐怖的法力,撕碎他面前的所有敌人。

当他浑身鲜血,提着十多个人头一跃而入水帘洞的时候,整个猴群都被它的煞气震慑得鸦雀无声。

“从今往后,我就是你们的王……我来保护你们,直到……直到真正的王回来的那天……”

花果山中无日月,甚至连六耳自己或许都没意识到,它们这一躲,就躲了整整五百年。

五百年凄风苦雨,五百年岁月悠长。

山中的猴子一代换了一代,唯有废墟一样燃烧着黑色火焰的山林,好似永远无法熄灭一样。这是玉帝对妖族的惩罚,他要把花果山,变成人间炼狱, 变成永罪之地。

可没有人知道,就在这片蠕动着的最黑暗的深处,一只最可怕的妖魔被仇恨、扭曲和执念锤炼淬化,已经悄然成形。

这最黑暗最无助的五百年里,失去了永远金光灿灿像火焰一样燃烧着的齐天大圣的花果山,迎来了它的另一位王。

至黑的王。

六耳魔罗。

和那位凭借着自身的天生神通,金刚不坏之体,就足以与三界六道任何神佛对峙的光明的王不同,至黑之王的身躯,其实非常的弱小。

它恐怖的地方,在于神念。

它可以将回忆中所有见过的本事,全部模仿释放出来,化作无边炼狱——人间猎人的武艺,山神土地的法术,妖魔鬼祟的神通……它贪婪地学习着身边一切可用的本事。而当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再去模仿和学习了的时候,他就把自己关在水帘洞最阴暗最深处的洞穴里,在脑海中回忆着那场很久很久,很久很久以前的大战。

他回忆巨灵神的大斧,回忆天蓬元帅的钉耙。

他回忆李天王的宝塔,回忆显圣真君的长刀。

他就这么不断不断地用这一切充满着自己,如同泥沼一般,匍匐潜伏在最黑暗的角落里,静静等待着机会的到来。

终于,有一天,山林里传来了一个令所有猴群沸腾了的消息。

五指山,崩塌了。

五百年来,六耳第一次走出了花果山。

它迫不及待地向着北方而去,它要去迎接它心目中的神,花果山永远的美猴王。它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,等到王者归来的这一天,就是花果山揭开向天庭复仇的大幕的时刻。

可迎接他的,却是一幕最残酷,最绝情的画面。

白虎岭上,头戴金箍的猴王凌空一棒,将尸魔白骨夫人打杀在了当场。他的身后,一个白白净净的和尚骑在马上,口宣佛号,闭上双眼,似乎不忍再看。

密林深处,六耳的心彻底沉进了无底的冰窟里。

它看着猴王转过身去,走到和尚的面前,说道:

师父。

……

师父?

它居然称呼这个和尚为——师父?

这一瞬间,六耳忽然明白了。

为什么五指山会崩塌,为什么当年天庭和如来只是将石猴镇压在山下,而没有将它挫骨扬灰,百劫轮回。

慈悲,对吧……

呵……这杀人诛心,万劫不复的天下最凉薄最无情的慈悲!

他们,是想要把当年的齐天大圣美猴王,训练成它们麾下的一条走狗,一条任意趋驰的最好用最忠诚的鹰犬!

他们做到了。

这一天,六耳失魂落魄地回到了花果山。

无数猴子猴孙瞪大了眼睛看着他,等待他说出那个名字的下落。

他张了张嘴,可却一个字都发不出声来。

天边下起了无边的黑雨,粘稠如墨,腥臭如血。

“我们……其实从来都不需要什么齐天大圣。“

六耳闭上了眼睛。

眼前,那个熟悉的样子依稀浮现,金色的火焰飞腾燃烧,却又化作缕缕轻烟,飘散无踪。

“从今往后,我,就是你们唯一的,永恒的王。“

“我会带着你们杀向天庭,让这个三界,让那些虚伪的神佛们,血债血偿。”

“可是,在这之前,我们先要做一件事。”

“我们要先杀死一个……叛徒。”

在花果山颠。

大红披挂,云冠羽翎的美猴王看着面前漫山遍野的无数猴子猴孙,金箍棒重重地砸在地面上。他那双金色的眼睛里仿佛燃烧起了足以焚尽天地的怒火,声音里透着说不出的焦躁和惊怒:“我才是真的齐天大圣,我才是你们的大王!你们……你们都认不得我了吗!”

他的对面,一个和他的模样、相貌、衣着甚至手中的铁棒都一模一样,别无二致的猴子,冷冷地看着他。

那只猴子的身后,无数猴群站在那儿,用同样的目光,冷冷地看着他。

“王?”

那只猴子的耳廓动了动,似乎在听着什么声音,过了一会,才缓缓地露出一个诡异憎恶的笑容。

“行了,该死的冒牌货……你也配……”

“五百年了……我等了整整五百年了……”

“杀了你,我从此就是这个花果山,唯一真正的王!!”

前排克星 能量回复

护甲守护 被控代替出手 护甲增强

东胜神州,皇城脚下 ,一座小小的破落寺庙。

庙名“一嗔”,是个不太规矩的名字,所幸本是小寺,至多不过周围几个村子里愚夫愚妇的香火,也没有人在意这个。

寺庙建在一个小山头上,里外不过五六间屋子,都是灰砖土瓦,破破烂烂的,看起来毫不起眼,唯独有一绝,就是最后头的一间偏殿里,供着数十尊罗汉菩萨的泥塑小像。这些小像不知出自何方匠人之手,只是做工精妙,各个神态俨然,栩栩如生,望之令人拍案叫绝。塑像都没刻名,除了少数如降龙、伏虎、观音、地藏之类有名的尊者之外,别的大部分连庙中的和尚都不知道究竟是谁。

负责打扫偏殿的是一个小和尚,八九岁的年纪,生得虎头虎脑的。他本是山下村子里一个农户家的孩子,因为父母得了疫病,去世得早,村里人就把他送来了庙里,交给大师傅们养着。说是小和尚,实则只是在寺庙里长大,所以剃了发,学了经,还没有正式的度牒出家呢。

小和尚每天擦拭泥像,倒也勤快。他识字不多,会念的只有寺里给他的几本破烂经书,他就每日里对着经书中的记载,去识别这些泥塑小像玩耍。久而久之,竟真让他一个个地认了出来,诸如那头上青烟、怒目圆睁的,原来不是什么明王,而是天龙八部中人非人的紧那罗;而旁边宝相庄严的,正是【不动如来会】中提到过的,金色莲华、身白绿焰的香象菩萨,只是因为泥塑没有色彩,所以不易辨认罢了。

看到后来,唯独剩下一个被灰扑扑的、像是被烧毁了半截的老僧塑像,不知究竟是何身份了。

中土佛寺,讲究禅、武、医不分家,小和尚除了念经颂佛之外,还要学习寺庙里罗汉拳、十八达摩棍的本事。他学起经文来不甚用心,可于武学一道,似乎颇有天赋,短短三四年时光,就练成了一身武艺,尤其棍法精绝,隐隐然已经冠绝全寺,就连教他本事的老禅师,和他动手切磋起来,也隐隐不是对手了。

小和尚武功虽高,性子却孤僻,在寺里没有什么朋友,闲暇的时候,就一个人躲到偏殿里来,擦拭塑像,读读经文。他一直想要找出这个老僧模样的塑像到底是哪位尊者,可几年下来了,还是一无所获。

十四岁这年,长安城里的大慈恩寺广召天下僧人,于佛诞日开水陆道场,讲经演武,乃是难得的盛会。一嗔寺就在长安之侧,自然也受邀前往。

小和尚第一次进长安城里,市坊里的花花世界就险些迷了他的眼睛,他好奇地四处张望着,险些和师兄走得散了,被敲了好几次脑壳,才捂着头,规规矩矩地跟着老禅师进了大慈恩寺的门。

这水陆道场说是讲经演武,可这长安城中,天子脚下,受邀参加的大多是些巨商豪富,达官显贵,哪有什么心思听这些和尚们絮絮叨叨,争辩什么佛理?所以讲经只是个名头, 演武比试才是真的。

小和尚年轻气盛,眼看台上各路佛门高手齐聚一堂,比拼较量,顿时见猎心喜。这演武台无分高下贵贱,想挑战的都可以上得台来,小和尚看得手痒,不顾师父的劝阻,拖着棍子便上了台。

这一上台,便是连赢了六场。他个头瘦瘦小小的,稚气未脱,看起来貌不惊人的样子,可手下的功夫却硬扎得很,连败了几个别的寺庙里的同辈。只是他终究年轻,下手没有轻重,不知点到为止,所败之人均是跌落擂台,骨折筋断,好不狼狈,几次三番之下,终于惹恼了长安感业寺的罗汉堂长老。

长老亲自出手,不几招就抓住了他的棍子,折成两段,一脚将他踹下了擂台。

小和尚何曾见过这等场面,一时竟被打得懵了,老禅师连忙护在他的面前,向长老告罪。长老冷笑两声,说如今佛门圣地,谁准许这等野性未驯、不懂礼节的野和尚与会的?

听得“野和尚”三个字,小和尚顿时红了眼睛,正要起身争辩,长老却转身拂袖,让知客僧连带着他的师兄师父、整个一嗔寺的和尚一起,赶出了大慈恩寺。

一夜之间,一嗔寺的名字沦为了天下禅林的笑柄。

老禅师没有怪他,而是带着他连夜出了长安城,回到寺中,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可那些平日里最爱护他的师兄们,在回去的路上却一个字都没说,只有山风呼啸,吹过林间,簌簌作响。

回到寺中,小和尚躺在床上,辗转反侧,却怎么都睡不着,迷迷糊糊中,竟依稀走到了偏殿之中,说来古怪,那平素破败的偏殿里却是白烟袅袅,梵唱禅音,诸般泥塑佛像若隐若现,神态各异,好似活了一般。

他一路走到最后,抬起头,看向那个无名的老僧。

老僧隐在白雾之后,看不清楚模样,可目光却好似两座大山一般,重重压在小和尚的肩上,小和尚不由自主地扑通一声,跪倒在了地上,满脑子都昏昏沉沉的,白日里的种种耻辱、愤恨,一股脑地涌上心头,好似一股无明业火,越烧越旺,烧到后来,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,忍不住仰天长啸一声,猛地坐起身子,从梦中惊醒过来。

背后衣衫,已被冷汗浸透。

此时方至三更,月色正浓,窗外蝉鸣虫啼,清风凉透。小和尚却已入了心魔。

他想起梦中场景,思绪起伏,心中恨意大盛,趁着夜色起身,带上火刀火石,悄然下了山去。他武艺本高,长安城中虽有宵禁把守,可却绝难不倒他,竟这么被他一路偷偷潜入了大慈恩寺的水陆道场之中,他站在擂台之上,想起白日那些僧人的嘴脸,想起师父师兄被灰溜溜地赶出去的样子,想起一嗔寺受到的羞辱和那声当着天下高僧面前直叱的“野和尚”,十年来念过的经文化作流水,抛诸云外,只剩下了三毒萦绕,嗔狠无边,当下一打火石,竟将整个擂台都烧了起来。

他四下纵火,没过片刻,便有僧人惊觉,发现了他,他一不做二不休,上前施以重手,将数个僧人打昏了过去,在禅房浇上香油,又是一把火烧了起来。

眼看不过片刻时光,整个大慈恩寺都燃起了熊熊烈火,小和尚这才心中害怕了起来,自知闯下大祸,不敢再回一嗔寺中,趁着惊醒呼喊的众僧人救火之际,从小门悄悄溜了出去,一路向北而去。

经此之后,小和尚心性大变,既然杀了人放了火,又还有什么戒律可守?索性奔向西北,投身到了绿林荒漠之中,凭着一身本事,很快就打出了名头,成了赫赫有名的狼盗之一。

此时天下颇不太平,又过数年,小和尚逐渐长大,已经是西北道上凶名煊赫的歹人了。

其时一场大旱之年,饥殍遍野,万户哀鸿,米价贵如金银,无数百姓易子而食,天下已然大乱。小和尚凶残成性,劫掠了附近的数十个村庄,囤聚米粮,留为己用,丝毫不顾山外百姓的死活。

一日清晨,忽有手下来报,说山外有僧人求见。小和尚早已恨透了天下僧人,只摆摆手,说洗净了入锅,做成肉汤给弟兄们吃喝便是。

手下略一犹豫,又道,那僧人自称自一嗔寺来,与大王有旧。

一嗔寺三个字入得耳中,好似晴天霹雳,这些年来小和尚东躲西藏,待得安定下来之后,几次想要派人打探师父师兄的情况,可每思及此,终觉得满手血腥,无颜再见他们,心肠复硬,终归作罢。没想到竟在这般情景之下,遇到了自称一嗔寺的故人。

他连忙出营,只见山林之外,一名佝偻老僧须发皆白,站在那儿,正是捡他回寺,传他武功的老师父。小和尚红了眼眶,正要拜下,可想到如今身份,终究克制住了自己,故作冷淡,哑着嗓子问道,说老禅师好久不见,贵体安康?

老僧摇了摇头,张开嘴,指了指自己空荡荡的嘴巴,小和尚这才发现,他的舌头竟然已经被人齐根斩断了,双手也齐肘而断,只剩两个光秃秃的上臂,不知究竟受了什么样的折磨。

小和尚心中大震,他知道师父武功极高,若是普通歹人来犯,绝不至于收辱至此,定是受了当年自己纵火烧寺的牵连,受了极刑,才变成这般人不人,鬼不鬼的样子。

老僧面色如常,低下头,脚尖划过沙地,一字一划地写道:

“阖寺入罪,皆亡,独老僧苟全独活,本无意寻汝,唯大旱之年,尚祈慈悲,开仓救民,老僧百死尤安。”

小和尚心乱如麻,此时身后群匪均已听闻了消息,出寨而来,他知道自己倘若一时心软,必然引起这些恶匪骚乱,自己多年威望,毁于一旦,于是硬下心肠,摇摇头,说大师请回吧,敝寨亦无余粮可放。

老僧不多言语,只跪了下来,冲小和尚咚咚咚,磕了三个头去。

小和尚双手颤抖,几乎握不住腰畔佩刀,他当年被捡入寺庙,拜师之时,便曾这么三跪九叩,拜过面前这位老僧。如今老僧叩还回来,便是不以师父自居,昔日过往一笔勾销,只求他发一次慈悲,开仓救民之意。

身后已有凶徒狞笑道:“和尚,别给脸不要脸,想要粮食是吗,好啊?弟兄们好久没开荤了,拿你身上的肉来换,割一斤肉,给你五斤米,割十斤肉,换五十斤,童叟无欺,怎么样?”

老僧看起头,看了小和尚一眼,忽然莞尔一笑,点了点头。

那凶徒嗤笑一声,显然不信,一挥手,自有手下喽啰抬了解腕尖刀,案几秤砣来,那凶徒笑道:“和尚,咱们可先说好,兄弟们只吃活肉,不吃死肉,你别想抹脖子了事,现剐下来的鲜肉,有一斤算一斤,死了之后的臭肉,老子拿去喂了狗吃。”

小和尚嘴唇发抖,已然没了主意。老僧站起身来,不再看他,走到案几前面,低下头,衔住尖刀,用力一划,已然自大臂之上剜下了好大一块血肉。

凶徒一挑拇指,叫道:“有血性,拿米来!”

老和尚神色不变,就这么衔着尖刀,从自己的双臂,大腿,胸腹上陆续割下肉来,每一块都深可见骨,森然可怖,到了后来,甚至连血都好似流干了一般。满山众人鸦雀无声,连那凶徒都面色发白,低下头来,不忍再看。

小和尚终于按捺不住,扑上前去,跪倒在了老僧面前,紧紧抓住他的僧衣,泪水涌出,痛哭哀嚎道:“师父,咱们不割了,我给你米,你要多少米我都给你,师父……弟子,弟子错了!”

咣当一声,一个灰扑扑的东西自老僧的怀中掉了下来。

正是那具无名塑像。

小和尚的泪水混着老僧鲜血,滴落在了那塑像之上,原本灰扑扑的塑像好似活了一般,渐渐生出光彩,暗沉的面容显现出来,五官竟和面前的老僧一模一样!

小和尚不由看得痴了,抬起头来,忽见云烟缭绕,禅音梵唱,如在天端,时间好像回到了很多很多年前的那个夜晚,偏殿之中,塑像林立,无名老僧站在他的前面,和师父的面容渐渐合二为一,不分彼此。

四周传来窃窃私语。

“这一世的金蝉化身,又做了孽吗……”

“已经是第九世了,听说他在红尘沾染,越陷越深,已然无救了……”

“此人当真是佛敌,尊上化身人间,试图点化他九次,都徒劳无功,此生还落了个割肉喂鹰的结果,我看金蝉啊,是回不来了……”

小和尚茫然地抬起头,看向眼前熟悉而陌生的老师父。

“金蝉子,你我师徒,十世之约,可还记得吗?”

金蝉子?

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名字。

小和尚猛地摇了摇头,很多久远的记忆像是渐渐被唤醒。西天,灵山,紫竹林,观世音,孔雀,大雄宝殿,打砸……

老僧低眉看他,神色慈悲。

“罢了,还有最后一世,你且去吧。这一世你无父无母,于江上漂流,待善缘者择之……大慈恩寺是你所烧,便又你再重新建起来。待得机缘到时,收心猿,归意马,得取三藏,就看你的造化了……”

“去吧,去吧……”

那小和尚忽然神识一沉,身子化作袅袅青烟,不知投往哪里去了。

一时间,四野俱净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一个清脆女声缓缓响起:“佛尊用心良苦,十世修行点悟,可敬可佩。”

老僧没有说话。

白烟渐浓,梵音袅袅,好似一切都要归入虚无,就在清风过处,飘散无踪之时,隐约传来了一句似乎是错觉的低语:

“……收个徒弟真麻烦……也该让这油盐不进的小贼秃自己体会一下了……那五指山下的猴头……呵……”

 

《少年西游记》未来版本规划

亲爱的少年们:

少西已经和大家一起迎来第三个年头,三周年庆典版本也即将上线。新玩法,新功能,还有一大波优化和重磅福利即将来袭!在这片欢乐的氛围中,小紫特别邀请到了《少年西游记》的幕后团队和大家一起分享之后的游戏版本规划。现在,就让我们一起来揭秘未来吧!

在今后的游戏版本中,《少年西游记》将重点在以下方向进行扩展:

一、游戏减负 福利放送

随着少西版本不断更新,玩法种类越来越丰富。为了保证可玩性,许多玩法操作较为复杂,也没有开启扫荡功能。但我们注意到,现在大家可能需要花在少西上的时间太多了。对于很多选择碎片化时间玩游戏的玩家来说,玩少西可能是一个比较耗费时间和精力的日常任务。因此,我们会持续在版本更新的时候,做一定的减负优化,让大家在享受游戏乐趣的同时,也可以抽出更多时间去陪伴家人和朋友~

福利一直是少西的核心部分。在之后的版本中,我们将不断地对福利进行调整和提升,保证各等级新老玩家都能享受到丰厚的福利,帮助各位少年成长!(PS:在三周年新版本中,除了现有的福利,我们也额外制作了一个非常丰厚的福利活动,少年们可以期待一番啦~)

 

二、美术更新 社交升级

在收集大家对于《少年西游记》的建议的时候,经常会看到大家对于美术细节和画面品质的严格要求和期望。我们深知,许多玩家是因为少西清凉好看的画风选择这款游戏。因此我们在此保证,为了给玩家呈现更好的游戏画面体验,我们会不断对游戏的美术品质进行更新迭代,不断对游戏的美术风格进行探索,确保大家选择的每一个神将,都是全家最靓的崽~

我们也了解到,许多玩家都对团队归属感有着极高的追求,不想开启“单机模式”默默地玩游戏。在之后的版本中,我们会不断地在玩法中适度加入社交元素。你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,为好友或者是团体贡献一份属于你的力量;如果你足够强大,你甚至可以凭一己之力让整个团队都享受你的成果。同时,我们会对聊天功能进行优化,方便大家进行各种经验的交流。我们也会持续对帮派系统进行维护,增强大家的归属感,使大家在一场场帮派战斗中变得越来越亲密!

 

三、玩法创新 独特养成

少西公测至今已经三年,许多玩家每日上线签到做日常已经成为一种难以割舍的习惯。在接下来的版本中,我们会加入各种各样带有新鲜元素的玩法,使得少西既能够保证佛系玩家能够在日常活跃中找到许多乐趣,也能够保证高手玩家能够体会过五关斩六将攻克难关的快感。如果你是一个追求巅峰的玩家,也可以在各类活动排行榜中挑战头名宝座,拥有属于你自己的荣誉!

在游戏的养成方面,我们会增加更多有特色有个性的养成玩法,使得大家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发展方向,打造自己独一无二的养成策略。同时,为了满足大家对于收集的需求,我们会结合目前已有的休闲玩法推出更多收集向的内容。例如,大家可能可以在家园拥有自己的宠物,可以在未知的地图上进行探索开拓以收集各种纪念物等,保证大家能够持续获得新鲜和刺激的体验!

 

以上内容即《少年西游记》未来版本规划,有了各位少年们的支持,小紫和制作团队将会继续为各位少年带来值得期待的惊喜!

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可能会影响到您浏览本页面,建议升级您的浏览器